布業小說 >  沈安安尚延川 >   第408章

-

林欣妍一口銀牙都快咬碎了,她怕再呆下去會忍不住罵死沈安安這個婊|子,對尚延川道:“我走了,過幾天產檢你記得陪我去,醫生說我是化療病人,情況特殊,產檢最好有家屬陪同,有事情第一時間能通知到位。”

尚延川看了眼鄭磊,意思明顯。

鄭磊會意,上前道:“林小姐我會陪你去的,你知道尚總日常有很多公務要處理。”

林欣妍笑得比哭還難看,卻依舊努力維持形象:“也行。”

說完,她大步離去,生怕會控製不住和沈安安打起來。

轉眼間,辦公室剩下他們兩個人。

尚延川坐在沙發上,單手撐頤:“這回你總相信那晚是意外了吧。”

“相信。”

一件事情隻要說清楚了,她不是那種揪著不放的人。

剛纔林欣妍都快氣死了,如果不是意外,不可能是這樣的表現。

“明天和我回老宅?”

“不回,我要去工作。”

他微微蹙眉,不讚同道:“不要這麼拚命。”

沈安安眨眨眼:“這不是拚命,這是為了幸福生活而奮鬥。”

“我又不是養起你。”

“我冇有讓你養啊,”她深知道靠彆人不如靠自己有底氣,頓了頓又道:“我們在冷靜期,誰也彆插足誰的生活。”

尚延川‘嘖’了一聲,有些好笑:“你怎麼能做到這麼不知好歹?”

沈安安輕哼:“我要走了。”

“我送你。”

她冇拒絕,誤會解開了,胸腔裡的鬱氣一掃而空。

“我從沈家搬出來了,重新租了套房子。”

尚延川頷首:“我知道。”

“恩?”

“你租的那套是李景名下的,那條街都是他家的。”

“......”

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嗎......

不過有個關鍵點,中介居然暴露租客的個人資訊,差評!

-------

林欣妍回家後,火氣太大,睡不著覺。

她拿出手機給虹宴打過去電話。

另一邊,虹宴摘下麵具,露出一雙鷹眼。

“什麼事?”

“能不能再刺殺沈安安一次?”

“不行。”

“為什麼?把她留下來就是個禍害!”

“她懷孕了。”

林欣妍眼睛瞪大,如果剛纔在斐光那幕算的上打擊,現在就是晴天霹靂:“你不要告訴我是尚延川的種?”

“不是他的還能是誰的?”虹宴諷刺一笑,鷹眼眯起,猶如鬼魅:“瞧人家多爭氣,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把尚延川拿下了,你呢,六年了還止步不前。”

她用力握緊手機,聲音緊張到發顫:“怎麼辦,這樣我就冇勝算了。”

她明顯感覺到今晚尚延川和沈安安氣氛不一樣,所以她最好的辦法隻能以進為退。

可如果加上沈安安懷孕這項,她會奔潰的!

“彆慌,沈安安懷孕了對你是好事。”

“什麼意思?”

“s先生的想法是狸貓換太子,畢竟尚延川不是傻子,糊弄過羊水穿刺,那麼還要生產後的親子鑒定,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隻有真的纔是最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