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6章你聽過人為的天意

“先說好,我冇有答應複合,即使證明那晚是意外,我們之間依舊需要一段冷靜期,雙方慎重考慮一下。”

除了林欣妍,他們還有很多個人其他因素。

尚延川嘴角上揚,頷首同意。

蠢女人內心一定高興壞了,表麵還要假裝矜持。

算了,她要矜持,就陪她演演。

林欣妍接到他的電話,激動又高興,精心化妝,搭配了一條白色裙子,欣然去斐光赴約。

辦公室裡,孫楠和尚餘玉他們走了。

尚延川不指望尚餘玉能把房子重新收購回來,吩咐鄭磊去聯絡買主。

沈安安估摸著林欣妍差不多快到了,杏眸裡浮現狡黠:“我一會兒去衛生間裡,你彆和林欣妍說我在這裡。”

有她在,林欣妍指定有所拘束,藏著掖著。

尚延川一眼看穿她心中的小算盤,眉梢揚起:“怕她有所顧忌?”

沈安安聳肩,冇有否認。

過了三分鐘左右,她聽到外麵傳來電梯‘叮’的一聲,她快速進了衛生間,留了一道縫,偷偷向外麵觀察著。

尚延川無奈扶額,怎麼跟做賊一樣。

“延川,你找我?”

林欣妍羞澀的進來,潔白的臉麵上化著淡妝,穿著一件高定咖色風衣,一雙眼睛神采奕奕的盯著他看,滿含期待。

尚延川好幾天沒有聯絡過她了,這次突然叫她來,又是晚上。

是不是......想她了?

她一直堅信,男人分兩種。

一種用下半身思考,另一種用理智掌控人生。

尚延川無疑是後者。

可,不管多理智的男人也無法抗拒身體本能的欲|望。

就像那晚,如果不是讓沈安安捷足先登,那晚上的人一定是自己。

如今她懷了孕,加上多年的感情,她遲早會打動尚延川。

今天,會是嗎?

尚延川輕飄飄睨了林欣妍一眼,眼中冇什麼感情:“坐下說。”

她溫柔點頭,含情脈脈的看著他,等待著下句話。

“南魚山莊那晚,你幾點去找的我?”

突然提到這件事,林欣妍表情一變:“九點左右,具體我忘記了,怎麼了?”

“那晚我頭疼,狀態不對,睡得很早。”

“我進去的時候,你確實睡著了......”她琢磨不透尚延川的心思,以為他發現了什麼,斟酌道:“不過,你好像生病了一樣,渾身很燙。”

“延川,你是不是被有心之人下藥了......”

說這話時,林欣妍緊緊盯著尚延川,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

尚延川嗤笑一聲,反問:“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正常情況下你不是那樣的人......”林欣妍徹底拿不準主意了,眼底閃過不安:“你發現什麼了嗎?”

“冇有。”

那天茶水是鄭磊經手的,加上外麵監控設備損毀,很難找出嫌疑人。

林欣妍心底猛地鬆了口氣,渾身鬆弛下來。

s先生辦事靠譜,何況那天南魚山莊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員都是s先生的人,這個計劃鋪墊了一年多,不可能會被輕易查出來。

“延川,事情過去就讓它過去吧,”林欣妍站起來走到他身邊,眼神柔情似水:“既然我們有了寶寶,那就是天意。”

尚延川冷笑:“你聽過人為的天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