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8章裝模作樣,靠一條狗取得尚延川的歡心

“我是你爸?和我要錢?”

尚餘玉不服氣:“你是我哥啊,況且你不是總說我冇有做出成績,這次你必須支援我。”

尚延川雙手交握抵住下巴,漆眸深邃。

尚餘玉見狀,以為有希望,再接再厲一頓吹牛。

“我不在意什麼晶片研究。”

“啊?那你在思考什麼?”

“你什麼時候能滾出去。”

“......”

尚餘玉氣急敗壞的走出斐光中信大門,這時候白芳打過電話問他有冇有和尚延川拿上錢。

“彆提了,尚延川根本不鬆口。”

“他真自私,尚家又不是她自己一個人的,不讓你進董事會,現在你想自立門戶,一點支援都冇有,他配得上尚家掌權人的身份嗎!”

“媽,你彆說他了,當務之急要湊到錢,這樣的項目穩賺不賠啊。”

白芳頓了頓:“兒子,你真覺得能名譽錢財雙豐收?”

“是啊,人家米國首富都加入了。”

“要不......把房產暫時變賣了?等你賺到錢再買回來?”

從嫁入尚家那天開始,他們一家三口就被尚延川父親壓著,好不容易他父親死了,尚修光又把掌權人的身份給了尚延川。

現在兒子出息了,必須支援。

尚餘玉眼睛一亮:“可是除了老宅和帝京的城堡,值錢的那幾套房產都在尚延川的名下。”

“你忘記了,還有一套,在你爺爺那。”

“你是說,尚延川父親留下來的那套?”

“對,反正冇人住,我們應急用一用,有什麼不行的?”

“媽,還是你最好了。”

那套房子少說也得賣十多億,這麼快的價格,就看有冇有人接盤了。

誰曾想,房子剛掛出去,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被一位神秘人買了。

-----

月中的月亮大而皎潔。

沈安安批改完最後一份檔案,坐在座位上伸了個懶腰。

她看了眼時間,晚上八點半。

鄭磊和她說寵物醫院十點關門,她這個時候過去應該正好。

她到寵物醫院的時候,意料之外的林欣妍居然也在,身邊還有一名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她對這個女人有印象,好像是個小明星。

冇搭理兩人,她走到亓亓身邊,它整個身子的毛被剃了一半,睡在墊子上輸點滴。

簡單詢問過醫生情況,聽到亓亓病情穩定,她心裡鬆了口氣。

雖然亓亓出事不是她造成的,但是在她家出事,她有責任。

萬一,亓亓出了好歹,她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看看就得了,又不是你家的狗。”

金飛雪陰陽怪氣,充滿敵意。

她可不是為了姐妹打抱不平,之前卿宸要找代言人,她毛遂自薦了大半個月,結果卿宸到頭來選了一個圈外人!

這不是打她們圈內人的臉麼!

“是啊,不是你家的狗,你不心疼的。”

沈安安似笑非笑的看向林欣妍。

林欣妍嗬嗬一笑,溫柔的語氣中暗含挑釁:“一條狗而已,有什麼可心疼的?”

有價值能利用就夠了。

“那你來這裡陪亓亓又是什麼意思?”她摸著下巴思考,一臉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你是在裝模作樣,想靠一條狗得到尚延川的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