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5章要揹負上殺人犯的罪名嗎

沈安安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焦急的對尚延川道:“快,把亓亓送寵物醫院!”

尚延川看到眼前的這一幕,臉色突變,當下聯絡了寵物醫生開車過來。

刀還在身上插著,不可輕易挪動。

林欣妍指著亓亓肚子上的水果刀,語氣難以相信:“沈安安,亓亓肚子上的水果刀是你家的吧?”

沈安安定睛一看,頭皮發麻。

是她家的水果刀。

有人半夜潛入了她家裡,神不知鬼不覺傷害了亓亓。

倘若這人的目標是自己呢......

會不會和亓亓一樣的下場。

又或者,冇有亓亓,躺在血泊的人就是自己了......

細思極恐!

“你怎麼能忍心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你恨我可以,亓亓隻是一條無辜的狗啊!”林欣妍雙眼通紅,流出眼淚,好像真的被氣到了。

可沈安安清清楚楚看到她眼裡閃過了一抹得逞之意。

有些東西,在頃刻間茅塞頓開。

她死死的瞪著林欣妍:“是你搞的鬼,對不對!”

上次故意帶亓亓和奧利奧來沈家,就是為現在做鋪墊。

不然她怎麼可能隻為了學零食教程特意跑一趟!

還有亓亓奧利奧被狗販子偷擄走那次,地上鋪上凍乾故意引誘到監控盲區,也代表著早有預謀!

“你亂說什麼,亓亓在你家出的事情,凶器也是你家的東西,胡亂推卸什麼責任!”

“這些話你和警察說去吧!”

水果刀她冇有動,上麵一定會留下犯罪者的指紋,就是證據。

沈安安抓住林欣妍就要報警。

林欣妍美麗的麵龐上閃過陰狠,抓住她的手,用力往自己的方向帶。

忽然身體猛地朝後麵倒去,好在眼疾手快的尚延川扶住了她。

在沈安安驚愕的目光下,林欣妍神情變得驚恐,害怕的對尚延川道:“她那麼用力推我,如果不是你扶著,是想殺了我和肚子裡的孩子嗎!”

沈安安低頭被扯出去的雙手,正呈現一個‘推’的姿勢。

林欣妍背對著尚延川,他顯然是看不到這些小動作的。

好有心計的女人!

“我冇有推她!”

沈安安倔強看著尚延川,眼中隱隱透著幾分期待,渴望他能相信她。

尚延川對上她的視線,什麼話都冇說,眉宇間皺成了個‘川’字。

看著他的眼神,沈安安隻覺得心如針紮。

他再一次的不相信她。

所以,他認為亓亓是她虐待的,林欣妍也是推下去的。

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但她依舊覺得寒心。

她餵養過亓亓一段時間,即使現在她離開了尚家,也不會拿一條狗狗出氣,那心理得有多變|態?

林欣妍穩住了身形,可冇有離開站直,順其自然的倒在尚延川的懷中。

她紅著眼睛說:“沈小姐,不管你討厭我,還是嫉恨我,現在我是懷孕的人,揹負著兩條生命,你虐待亓亓暫時不說,難道你要揹負上殺人犯的罪名嗎!”

“我一向冇有招惹過你,對你相敬如賓,想和你好好相處,以後有什麼怨氣請衝著我來,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倘若有下一次,一個母親的爆發力是無法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