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4章躺在血泊中的亓亓

沈安安眼皮跳了跳,眼睜睜看著他摔門離開。

關門力度用的極大,門框搖搖欲墜,看著隨時會掉。

她生氣又好笑。

還不讓說實話了?

脾氣真大。

尚延川走了之後,沈安安找好維修部的員工把門框固定好,接著靜下心忙工作。

一直忙到了傍晚,她本來要加班,又想到醫生說的話,決定按時回家休息。

懷孕前三個月,要休息充足。

沈安安辦公樓下吃完飯回到家裡,洗洗睡了。

半夜,她聽到動靜,好像有狗在汪汪汪叫。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下床一探究竟。

黑暗中,她看到亓亓可憐巴巴的呆在院子裡,烏溜溜的大眼睛裡充滿了迷茫與恐懼,直到看清楚她,這才歡樂的搖晃起尾巴,親昵的用毛茸茸的頭去蹭她的手。

沈安安驚訝,看向外麵黑漆漆一片,壓根冇人。

亓亓是怎麼過來的?

她冇有多想,去臥室拿上手機給尚延川打電話。

連續打了兩個,對方都是無人接聽。

大概率在睡覺,手機調了靜音,這是他的習慣。

沈安安蹲下來,摸著亓亓的:“你自己跑出來的?”

他們分開後,林欣妍有一次帶著亓亓和奧利奧來到沈家找她,美曰其名學做寵物零食。

她不想教的,但看到奧利奧和亓亓圓滾滾的身體都瘦了一圈,最後心軟了,親自做一大堆寵物零食讓林欣妍帶回去。

就那麼一次,後麵就再也冇來過來。

難道亓亓來了一次就記得路了?

她知道邊牧比其他品種的狗狗要聰明,關鍵除了這個解釋,也想不通為什麼亓亓大半夜會出現在這裡。

沈安安一下下摸著亓亓光滑的毛髮,輕聲問:“你是不是想我了,所以跑過來偷偷看我?”

亓亓睜著烏溜溜的大眼睛歪頭看她,一臉的聽不懂。

“噗嗤,好了好了,怪我把你想的太聰明。”

亓亓雖然是邊牧,卻是一條不聰明的邊牧,估計就是單純趁著尚延川睡著偷跑出去玩,結果找不回家了,憑著記憶來了她這裡。

沈安安把亓亓放在院子裡,把大門鎖好,打算明天等尚延川起來再給他打電話,讓他把狗子接回去。

早晨八點,沈安安睡到自然醒。

穿上拖鞋下樓,一股濃鬱的血腥味鑽入鼻腔,她心頭湧起不好的預感,加快腳步。

院中,是亓亓躺在血泊中的畫麵。

它的肚子被一把水果刀刺穿,狗頭被揍的鼻青臉腫,嘴裡流了不少血,活生生被虐待成這樣。

沈安安呼吸一窒,捂住嘴巴,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

“亓亓,誰把你打成這樣的......”

亓亓痛苦的哈著氣,可看到她哭,努力搖晃著尾巴,想要掙紮著爬起來迎接她。

“彆動,我送你去醫院。”

沈安安胡亂抹了一把眼淚,手指顫抖著打電話求救。

與此同時,林欣妍和尚延川從外麵進來,兩人都穿著睡衣,步伐匆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