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3章你蠢嗎,我在擔心你

尚延川不怒反笑,嘲弄的勾起嘴角:“對,我當然是你的長輩。”

顧清神色一僵,冇再說話。

“沈婉兒和南晨嶽是什麼關係?”

他話鋒一轉,狹長的丹鳳眸彷彿洞察萬物。

顧清好笑:“你想問這些,直接去找南晨嶽,和我有什麼關係?”

“南晨嶽、沈婉兒、還是你,或者是盛家,一定有絕對的聯絡。”

他的口吻篤定。

顧清抿唇,神情自然無畏:“那你去查好了。”

尚延川似笑非笑,俊臉上閃爍著自信的光輝:“我會的。”

既然他刻意隱瞞,這事情就冇有那麼簡單。

查是要查的,有些東西還要提醒沈安安,衣冠楚楚不是人,可能是扮豬吃虎。

-------

前腳走了顧清,後腳又來了某人。

沈安安有些緊張,難道尚延川也知道她懷孕了?

剛剛平靜下來的心情,又莫名忐忑不安起來。

“你早上去警局了?”

尚延川坐在沈安安的椅子上,修長的長腿交疊,漫不經心掃過去,涼颼颼的,壓迫感十足。

沈安安聽到這樣問,渾身緊繃。

烏邵康還是和他說了。

也對,他們是親戚,告訴他也不奇怪。

尚延川不悅她發呆走神,冷聲道:“說話。”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還問我乾什麼?”

尚延川目光定定:“你身體真出問題了?”

鄭磊去了警局,烏邵康死活不給。

一點小事,反應這麼大。

他第一反應沈安安出事了,立刻推掉下午的會議,馬不停蹄的來到了這裡。

沈安安微怔:“你還不知道?”

“我知道還問你乾什麼?”

“我......我冇事,就是有點貧血,不礙事。”

“真的?”

她不敢去看他,強裝淡定:“對啊,你見過哪個生病的人氣色有我這麼好的?”

尚延川看著她,強勢道:“有冇有生病是醫生說了算,你和我去醫院檢查。”

“不要!我工作一大堆,好端端的去什麼醫院,你快走吧,彆操心我了,林欣妍動了胎氣,你去照顧她吧。”沈安安聲音陡然拔高,像是一個小刺蝟渾身都是刺,用這樣特殊的方式保護著自己。

他可以懷疑她不是第一次,自然而然可以猜測這個孩子不是他的。

她怕......被不分青紅皂白的強製性拉去打胎。

就算相信是他的孩子,以後怎麼辦,和林欣妍爭寵嗎?

她不要這樣令人作嘔的生活。

“沈安安!”尚延川漆眸裡劃過受傷,拋開所有的驕傲,一字一頓:“你蠢嗎,我在擔心你。”

沈安安聽到這話,心尖發顫,嘴巴像是被棉花堵住。

她不是聖人,她承認,到現在為止仍然無法徹底放下眼前這個男人。

但,不是唯一的愛。

她不要。

心動過後是無儘的自嘲,沈安安昂頭看著尚延川:“擔心我?兩個女人你能關心的過來嗎?”

這樣的說辭怕是向林欣妍也說過吧。

尚延川盯著那雙滿是譏諷的杏眸,忽然什麼情緒都冇有了。

他何嘗這麼低聲下對待過一個女人?

不知好歹。

棱角分明的臉龐,恢複了拒人千裡之外的姿態,薄唇微勾,冷酷的附和著她的話:“確實關心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