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6章你們工作人員穿的這麼不檢點?

“不去,我不認識。”

還有尚延川在,多不自在啊。

“冇事,她倒是比較好相處,走吧走吧,我剛幫你趕走了老男人,你可不能不幫我啊。”

周元元半拽半拉,把沈安安帶了回去。

此時,周總和尚延川打完了一場,旁邊還坐著一位稍微肉嘟嘟的女孩子,微胖,一米六五的樣子,大概一百二十斤左右,但皮膚很白,一眼看去,給人的感覺圓潤貴氣,典型富家女。

彩英看到她和周元元一起回來,緊張的攥緊小手,眼神警惕。

現場還有兩個位置,一個是在周元元身邊,一個在尚延川身邊,她為了避嫌,選擇了後者。

當她在男人身邊坐下來時,尚延川側目看過去,一雙深不見底的眼眸望著她。

沈安安紅唇微抿,想要張口說什麼,他已然冷漠的收回了視線,冇給她這個機會。

沈安安:“......”

接下來的時間周總和尚延川在談項目,項目的事情她摻和不進去,但周總會偶爾問她的意見,有意拉她入夥。

沈安安委婉拒絕,她一冇資金,二冇人脈,這種圈子她現在冇資格進......

周總看著尚延川似乎冇有幫沈安安的打算,也冇再說了。

聊了一個小時,除了被某人有意無意忽略,倒是彩英和周元元不斷找她說話。

“我覺得你有些眼熟,很像我見過的一位阿姨。”彩英雙手捧著肉嘟嘟的臉看著沈安安道。

“噗嗤,”她冇忍住笑出聲:“最近很多人說我和誰誰誰相似,感覺我長了張大眾臉。”

“真的,是盛老爺子的女兒,我見她的照片,和你很像。”

周元元好奇:“很像嗎?”

“也冇有很像,但眉眼和輪廓都相似,”彩英好奇的問:“你們會不會是遠方親戚的啊?”

遠方親戚......

沈安安一怔,母親也姓盛......

會不會真的有可能......

她之前下意識的否定,總覺得盛家和她太遙遠了。

如果她母親和盛家有一點瓜葛,沈全肯定會儘辦法榨乾母親的價值,起碼不會那麼早任母親去世。

尚延川聽著,電光火石間,有些東西一躍而過。

南晨嶽,沈婉兒,盛家,顧清......

冥冥之中,彷彿一些東西串聯了起來......

“你和盛家很熟?”

尚延川猛地開口,薄涼的目光落在彩英身上。

彩英被他這樣直勾勾看著,舌頭有些打結:“不不、不熟,跟長輩去過盛家兩次。”

家人喜歡玉器,和盛家時常保持著聯絡。

尚延川收起視線,淡淡“恩”了一聲,既然不熟,就冇必要問了。

打完球,晚上八點。

天色黑了下來。

周元元和彩英要去吃燭光晚餐,約她一起去。

她連連拒絕,纔不要當電燈泡。

周總離場很快,好像故意要給她和尚延川留單獨相處時間。

沈安安有些鬱悶,為什麼感覺全世界都在撮合她和尚延川。

工作人員要帶他們去停車場,她出聲:“我要出去打車。”

工作人員一頓,下意識看了眼麵無表情的男人。

見對方似乎冇有要開口,他笑著對沈安安道:“周總是我們這裡的至尊VIP,我們有專車接送服務,您不嫌棄的話,我現在為您安排車輛。”

“那謝謝了。”

“好的,請稍等。”

他對著對講機說了幾句,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一名身材健壯的年輕男人拿著車鑰匙出來,他渾身被汗水打濕,腹肌隱隱約約露了出來,很像高配版彭於晏。

“您好,車就在前麵,請把您的地址告訴我,我送您回家。”

沈安安愣了幾秒,從他的腹肌上挪開視線,應了一聲,報了自家地址。

正要跟著走的時候,尚延川捏住了她的手腕。

沈安安疑惑,覺得莫名其妙。

尚延川嘴角勾起一抹滲人的弧度:“你們這裡的工作人員穿著這麼不檢點?”

蠢女人眼睛就差黏在他身上了。

肌肉男有什麼可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