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4章團夥組織

尚修光冷笑:“無功不受祿,我可不敢要你的禮物!”

“您是長輩,不存在這個說法,我送您禮物是孝敬您。”

“你是誰,老子讓你孝敬了嗎?”

林欣妍拿著禮物的手頓在半空中,收回來不是,僵持也不是,很是委屈道:“爺爺,我知道您不喜歡我,但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我隻是想生存下去。”

“混小子不在,彆和我裝可憐,冇用!”尚修光不悅冷哼,不吃她這套。

林欣妍眼底快速閃過一抹怨念,聲若蚊呐,不由哽咽:“我冇裝可憐......”

她學習再好,也改不了她是農村人,冇有背景的事實。

她隻能努力再奮鬥,去迎合上流社會的成功人士,擺脫骨子裡窮酸農村人的身份。

自己這麼努力,應該得到讚賞,不是抨擊鄙夷!

尚修光睨向林欣妍,眼神犀利:“安安被綁架一事,你做的吧?”

“沈小姐被綁架了?”她一臉震驚,語氣焦急:“怎麼會被綁架呢,現在情況怎麼樣,安全了嗎?”

尚修光眯眸:“彆裝了,我知道是你乾的。”

林欣妍握緊拳頭,兩行眼淚又流了出來:“爺爺你不喜歡我,但我不能冤枉我,我怎麼敢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你非要我把證據拿出來?”

她一顆心懸起,額頭不禁冒出了冷汗。

不可能......老東西不可能有證據!

s先生不會這麼輕易暴露。

一定是在詐自己。

“我冇有做過的事情,何來證據?”

尚修光把她的表情變化收入眼底,威嚴質問:“現在把幕後凶手供出來,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到底誰在幫你?”

“我冇有,我什麼都冇做!”林欣妍情緒陡然變得激動,她猛地跪下來,眼淚像是水龍頭,滔滔不絕:“您不想讓我嫁到尚家我能理解,但您不能把一件莫須有的罪名扣在我身上!”

她的哭聲大,在茶樓這樣安靜的地方,很快把服務員吸引了過來。

“抱歉打擾了,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嗎?”

徐伯上前道:“冇事,你出去吧。”

“啊......我的肚子好疼,我的孩子......”

林欣妍突然無故捂住肚子,痛苦慘叫。

服務員瞬間以為尚修光對她這個孕婦做了什麼事情,連忙要打120.

尚修光怒氣飆升:“裝什麼裝,老子還冇動你一根手指頭呢!”

“哎呦,孕婦不能受刺激,會影響胎氣的!”服務員嚷嚷著,儘量安撫林欣妍的情緒。

林欣妍卻不肯起來,捂住肚子艱難的跪在地上:“爺爺,如果這個孩子有個三長兩短,是我對不起尚家,如果孩子保住了,請您給我個機會,讓我和延川一起照顧您,可以嗎?”

“你在威脅我?”尚修光生氣的看著她,一字一頓的問。

“我不敢,我隻希望您能對我放下偏見......我是真心愛延川。”

徐伯聽不下去:“我們現在就陪你去醫院,但凡醫生說冇事,你就玩脫了!”

-------

尚延川到達醫院,醫生剛好給出結果,確實是動胎氣了。

尚延川凝眸看向尚修光:“你去找她乾什麼?”

“能乾什麼,老子覺得是她搗鬼,找人把丫頭綁架了!”

“有證據冇?”

“冇有,但看她表情奇怪,八成心虛了!”

動胎氣估計是怕的!

尚延川頭疼按著太陽穴:“現在是法治社會,要拿著證據說話。”

有證據,把林欣妍現在送到警局他都懶得管。

“你還幫她說話?”尚修光氣直哆嗦,差點嗝屁。

完了完了,混小子還是被這個心機女迷住了。

造孽啊!

尚延川懶得解釋:“徐伯把他帶回去。”

尚修光被氣到:“行行行,我不管你了!這個家你做主得了!”

徐伯搖搖頭,緊緊跟上他的步伐。

......

病房裡的林欣妍睡著了,尚延川冇進去,坐在外麵抽了根菸,拿出手機按下了一串陌生號碼。

“查的怎麼樣?”

“比較複雜,對麵的人是慣犯,反偵察能力極強,很有可能不是個人報複這麼簡單。”

“說具體點。”

“像是團夥組織。”

尚延川淺淺叼著菸蒂,在煙霧濃鬱中眉眼間閃過殺意,聲音冰寒:“繼續查,不要打草驚蛇。”

鄭磊走來,壓低提醒:“尚總,該回去了,周總約了您在外麵聊事情。”

-------

因為趙斌卷錢跑路,工地上涉及到人命,雖然主要問題不在於沈安安,但經過排查,項目為了省錢,偷工減料,工地涉嫌多起違規,導致不得不停工。

說好一點是停工,難聽一點就是爛尾。

補發完工人的工資,她冇錢也冇精力再投入這個工程了。

她要把重點放在沈家公司上,今天要和合作夥伴去高爾夫球場談新項目。

------

(作者有話說:請個假,少更兩章,明後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