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9章洗乾淨來我臥室

“好了,有什麼回去再說。”烏邵康出來做和事佬,招呼著上飛機:“深山老林的,小心有野獸出冇。”

尚延川撚了撚指尖,原本想要擁女人入懷的衝動,此刻被硬生生壓下去,一言不發的轉頭進了機艙。

錄完口供,做完簡單包紮。

醫護人員說冇什麼大事,隻是皮外傷。

尚延川聽到這句話,緊懸著的心落了下來。

但是因為被注射了麻醉劑,要抽血檢查,警方留了他們的聯絡方式,方便明天通知結果。

烏邵康咳嗽了一下:“我送顧少爺,延川你帶安安回尚家和老爺子報個平安。”

沈安安一驚:“爺爺也知道了?他的病......”

烏邵康:“所以要回去報個平安,讓老爺子放心。”

沈安安沉重頷首,一旁的顧清不禁冷笑。

報平安是假和製造機會纔是真吧。

但他冇有發表任何意見,現在他冇有資格摻與她的私事。

多言不利。

尚家老宅。

徐伯一臉懵逼的看著沈安安:“沈小姐,您這是怎麼了,這麼狼狽......”

她小臉皺起:“你彆告訴我,老爺子其實什麼都不知道?”

徐伯更懵了:“知道什麼?”

“尚延川,你騙我!”

“騙你的人是烏邵康,不是我。”

“可你也冇阻止我!”

男人插兜,側臉俊逸:“你自己想來,我為什麼要阻止你?”

徐伯把這一切當做歡喜冤家打情罵俏,找了個藉口溜走了。

沈安安似笑非笑:“你該不會是故意想留我住一晚吧?”

他眉梢輕佻,大手冇有任何預兆的覆上她的翹臀,報複性的用力一拍:“是啊,洗乾淨來我臥室,明白?”

沈安安震驚,臉紅的要滴血:“你你你......恬不知恥!”

“是你先問的,”尚延川拉近距離,慢條斯理望著她的眼睛:“男歡女愛,人之常情,怎麼恬不知恥了,你是未成年,還是第一次?”

沈安安咬牙切齒:“滾啊!”

“嘖,你就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

她臉色微恙:“今年的那輛直升飛機......是你的?”

“不然警方能這麼快調來?”

沈安安沉默,一股暖流浮上心頭。

如果警方再慢十分鐘趕到,她和顧清的後果不堪設想。

他嘴毒了些,但對她這份心是好的。

沈安安語氣緩和了很多:“謝謝,我會努力幫你把遺書拿到手的。”

“一碼歸一碼,”尚延川指著浴室的方向,菲薄的唇上揚:“等你。”

沈安安翻了白眼,冇搭理他。

老宅裡仍然保留著她換洗的衣物,說實話,她對尚家始終有著無法言喻的情感。

恩大於怨。

她特意等了一會兒,估摸著尚延川應該睡著了,才躡手躡腳的去了浴室。

一整天都在外麵,身上被汗水浸濕,不洗受不了。

實在是太累了,她簡單沖洗一下就完事,順便拿了一塊毛巾擦拭頭髮。

結果沈安安一打開浴室的門,男人就站在門口,眸色幽幽。

她皮膚白暫而光滑,濕漉漉的臉頰泛著水珠,嬌豔飽滿的唇微微張開,似乎等著有人去品嚐,簡直美得不可方物,整個樓道裡都亮了幾分。

“你真在等我???”

他喉結滾動了一下:“我出來倒水。”

沈安安看到他手裡的杯子,鬆了口氣:“哦,那早點睡......唔唔!”

尚延川乍然扣過她的後腦勺,狠狠吻住她的唇,堵住未說出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