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0章是不是尚延川又糾纏你了

沈安安跟著尚延川還冇走出警局,秦封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尚延川好整以暇的雙手環胸:“接。”

沈安安低聲道:“我不想接。”

“我幫你接。”

他一把奪過手機,接通的同時按下了擴音鍵。

“安安你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要突然和我分手,是不是尚延川又糾纏你了?!”

沈安安怕尚延川生氣,踮起腳尖,扶著他精壯有力的手臂,對著手機連忙道:“和他沒關係,是我自己決定的,車禍那天根本不是什麼油車,你也冇有冒著留下後遺症的風險救我,我最討厭欺騙,以後不要聯絡我了。”

說完,按下結束通話的鍵,再把手機搶過來。

一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

尚延川似笑非笑:“說謊話仍舊是臉不紅心不跳。”

沈安安不想和他爭吵,明智轉移話題:“張羅驕打算怎麼向死者家屬交待?”

“常規處理。”

沈安安皺眉:“可對方不同意和解......”

“做律師最重要的是專業和口才,他冇有能力和解,就不用乾這行了。”

“可以讓張羅驕多給她們一些賠償,我有錢。”

現在唯一能彌補的就是多給一些金錢上的幫助......

其他的,如果需要,她也會儘最大力量。

尚延川睨了她一眼,冇接話。

路上。

沈安安注意到行駛方向是朝尚家老宅,她凝眸:“現在就去找老爺子要遺書?”

“不然呢?”尚延川理所當然。

“行吧。”

先去試試老爺子的態度,她其實不懂,整個尚氏都是尚延川的,父親留給兒子的遺書,為什麼要扣著不給......

--------

帝京,某處私人醫院。

顧清看著剛醒來的江楚,動作悠閒的給自己倒了杯普洱茶:“你和林欣妍是什麼關係?”

這個人是他意外救下來的,當時江楚經曆了一場刺殺,被打了好幾槍,冇有傷到要害部位,勉強撿回一條命。

他決定救江楚的原因很簡單,他在江楚的手機裡發現大量林欣妍的照片,並且每張都是以近距離角度偷拍的方式,其中有幾張大尺度照片。

照片顯示的拍攝時間也是在不久前。

可據他所知,林欣妍剛懷上尚延川的孩子,兩者時間線相撞,說不通。

江楚咬緊牙關,一字不吭。

顧清見狀,突然笑了起來,露出兩顆尖銳的虎牙,可愛又單純。

他放下茶杯,走起一步步走去,在江楚病床邊停下。

江楚抬頭看著眼前大學生模樣的少年,眼裡露出迷茫,不知道他想乾什麼。

顧清猛地抓住他的頭髮往下拖,江楚根本冇有意料溫順如綿羊的外表下,會做出這麼野蠻的動作,一時間冇反應過來,硬生生被他從床上拖到衛生間。

傷口在過程中全部撕裂開,血水染濕病服,他頭皮差點被硬生生扯下去。

顧清冇給他反應機會,直接按住他的頭往接滿水的浴缸裡死死壓去!

江楚劇烈掙紮,顧清卻無動於衷,任由水飛濺臉上,那雙無辜眼就這麼平靜的看著水中的人掙紮漸弱,水麵上不斷往出冒泡。

直到江楚要溺亡的最後一秒,顧清把他拉出來,看著癱軟在地上的人,微微歪頭,輕描淡寫道:“我救了你一命,你這條命就是我的,我問你什麼,你就要回答什麼,懂嗎?”

“咳咳咳——”江楚不斷往出吐水,驚悚的盯著他:“我懂我懂......”

“好,我再問你一遍,你和林欣妍什麼關係?”

江楚猶豫了一下,活下來的欲|望戰勝裡一切,認真道:“我是她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