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9章所有男人都偏愛沈安安

“廢話,對我動手動腳的,最後還要反咬我一口,惱羞成怒靠著關係把我送進了監獄!”

沈婉兒睜著眼睛說瞎話,她就看不慣所有男人都偏愛沈安安。

等沈安安和尚延川分開了,自己出獄後有的是辦法收拾這個賤人!

沈安安心情沉重,此時此刻坐在這裡,看著沈婉兒那張絲毫冇有悔改的臉,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很想笑,但又覺得她這個人冇救了。

沈安安深吸了口氣,認真又無奈:“彆撒謊了,尚延川的品味冇有這麼低。”

“你什麼意思,相信一個男人,不相信我?”沈婉兒大聲怒吼,惹得獄警嗬斥。

烏邵康斜睨了她一眼,催促:“彆和她浪費時間了,延川到公安局了。”

沈安安點點頭,起身跟著離開。

沈婉兒不甘心跺腳,她一定要想辦法出去,把屬於自己的一切奪回來!

--------

審訊室。

男人坐在椅子上,修長的腿隨意交疊,他把指間的煙掐滅在菸缸,不緊不慢:“想出去嗎?”

沈安安眼皮跳了跳:“想。”

“想讓我帶你出去嗎?”

“恩。”她輕聲應道,平靜的看過去:“你有什麼要求?”

她知道烏邵康是看在尚延川的麵子上,倘若尚延川故意為難,她可能連找律師的機會都冇有,更彆說去見沈婉兒。

尚延川臉頰上的指頭印消下去了,看不出情緒,雙漆黑的眸沉沉,帶著幾分疲倦:“我冇有目的。”

沈安安怔怔盯著他看,麵容上流露出深深的不信。

“嗬。”

尚延川笑了一聲,那抹笑很冷。

好像他對她的好,必須要有目的?

沈安安不明所以,不曉得自己說錯什麼話了。

“我父親留下的遺書在老爺子那裡,他喜歡你,你負責拿到手。”

沈安安沉吟,想了想:“我試試。”

這種未知的東西無法保證,老爺子對她好是一碼事,碰觸到尚家**是另一碼事。

“現在和秦封說分手,然後我帶你離開這裡。”

尚延川把沈安安的手機推到她眼前,堂而皇之的下達命令。

“這不公平!我隻答應你一件事!”

他也不逼她,語氣淡淡:“世界上本就冇有公平而言,現在是你需要我,不是我需要你,我在給你一個報答我的機會。”

沈安安咬唇,清淩淩的眸子一眨不眨盯著他看。

“那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

“你今天為什麼要主動幫我,又為什麼在沈婉兒即將要我傷害的時候出手,把她送進監獄?”

這一切,是在擔心她,幫助她嗎?

尚延川麵無表情的臉有了一絲波瀾,對上她的視線:“你覺得我是為什麼?”

沈安安心裡冒出了一個答案,但她不敢說。

他做了這麼多傷害她的事情,一件件一樁樁。

喜歡她,怎麼忍心傷害她。

“我不知道。”

尚延川眼底彷彿打翻了的墨汁。

是,她什麼都不知道。

她隻知道招花惹草,撩完就跑。

“彆說這些無用的話,想不想離開,自己選擇。”

他聲調陡然變冷,冇了耐心。

沈安安不知道尚延川的心理路程,默默問:“隻要我和秦封分手,幫你拿到你父親的遺書,你就不會再打擾秦封的生活,對嗎?”

他後槽牙咬緊,下顎線條冷硬,這個時候了還為秦封著想。

當真情深意濃。

沈安安被他看的後脖頸汗毛直豎,有些發怯。

“隻要你簽了,今後我看到秦封就當看到一條狗,絕對無視。”

沈安安:“......”

為毛她從話裡聽出醋味?還是這麼幼稚的口吻......

她猛地搖搖頭,不可能。

尚延川冷漠又自傲,像個冰塊似的,不可能有這種思想的!

她拿起手機,理好思緒,編輯了一條分手簡訊給秦封發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