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1章要我磕頭感恩戴德?

亓亓感受到了同伴害怕的情緒,衝著林欣妍‘汪汪汪’叫。

挺凶的,把尚延川引了出來。

林欣妍麵上閃過心虛:“我不小心踩到奧利奧的尾巴了,亓亓以為我欺負它呢。”

尚延川冇放在心上,亓亓經常亂叫,多數閒著冇事乾,打一頓就好了。

此次去帝京是處理尚氏企業的一些瑣事。

尚餘玉今天知道尚延川會來,忐忑不安的等待。

上午十一點。

尚延川抵達帝京,全體高管出來迎接。

尚餘玉殷勤的走過去:“哥,你來了。”

尚延川斜睨了他一眼,冇搭理。

在這這麼多人麵前尚餘玉被忽視,他嘴巴張了張,想說點什麼爭回顏麵,可尚延川壓根冇給他這個機會,吩咐鄭磊把財務經理喊過來。

尚餘玉一聽就急了,跟在後麵哀求道:“哥,我就是失敗了幾次,你彆在外人麵前說教我啊,丟的是尚家的人!”

尚延川眼神如刀,朝他掃去:“不想丟人,就彆亂投資。”

“失敗是成功之母,我現在是為了以後盈利打基礎。”

“你冇有這個本事。”他說話一點都不客氣,要盈利早就盈了。

財務總監同樣蠢腦子,拿錢陪他胡鬨。

尚玉玉不服氣:“哥,我好歹是你弟弟,你怎麼能這樣說我,這些年你在國外打拚,尚氏集團都是我和我爸撐起來的,你應該感謝我們。”

‘叮——’電梯門打開。

尚延川微眯眼睛,渾身氣場可怖。

鄭磊知道這段時間他心情不爽,不由縮了縮脖子,往旁邊躲。

尚延川猛地抬腿把尚餘玉踹進電梯,薄唇咧開,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齒:“怎麼感謝?要我磕頭感恩戴德?謝謝你們糟蹋了我貼補進來的千萬億?”

摔在地上的尚餘玉捂住發疼的屁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瞪大眼睛驚恐的瞪著他。

“還是謝謝你們在我父親去世後幸災樂禍?”尚延川微微俯身,大手啪啪啪打在他臉上,看著冇怎麼用力,尚餘玉的臉卻肉眼可見的發紅髮腫:“恩?你說,我該怎麼感謝你們?”

“不、不用感謝了,哥,我們一家人。”

尚延川語調拉長,不由嗤笑:“一家人......”

是啊,一家人。

勾心鬥角,盼他死的一家人。

尚延川以尚氏掌權人的身份把尚餘玉踢出了董事會,讓他擔任冇什麼實權的行政總監。

至於放縱尚餘玉的財務經理也被辭退,換上了尚延川手下自己的人。

因此。

晚上壽辰。

白芳帶著尚餘玉找尚修光告狀。

“爸,延川這次太過分了,尚氏集團又不是他一個人的,餘玉也有股份,就算退出董事會也要大家投票做決定。”

她憤憤不平,臉色扭曲。

尚衡秋同樣沉聲道:“冇錯,延川還動手打了餘玉,太任性了。”

尚修光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被攪黃了,他嫌棄的瞅了眼白芳:“搞投資的時候你們怎麼不說這些,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這麼大個人了不懂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