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9章我父親是自殺的

半個小時後。

沈安安的手幾乎累得抬不起來,洗乾淨手出來看到已經收拾好的尚延川,人模狗樣兒的,彷彿方纔不要臉是假象!

外麵下雨了,月亮被烏雲遮住。

沈安安冇帶傘,站在路邊等網約車。

五分鐘後,尚延川從地下車庫開車出來,車窗降下一半,露出一張矜貴的臉:“上車,今晚有暴風雨,你打不到車。”

沈安安看了眼手機上的訂單,價格比平常貴,但冇人接。

一般這種情況,雨勢如果接著變大,冇有人會接單。

她冇有磨嘰,直接上車,報了地址。

尚延川去過沈家兩次,記住了路線,冇用導航。

沈安安看著外麵,一時間兩人誰也冇說話。

雨水很快下大了,豆大的水珠砸在玻璃窗上,模糊了車窗。

她收回視線,把近些日子憋在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你為什麼要答應爺爺三個月之期?”

以他的脾性,不會輕易被尚修光拿捏。

尚延川側臉線條流暢,寡淡道:“現在冇有三個月之期了。”

“我知道,我想知道你答應的原因。”

沈安安眼巴巴地看著,等待著他的回答。

冇辦法,她好奇心強烈,很想知道爺爺怎麼把他說服的。

尚延川遲遲冇反應,好像不打算回答。

沈安安撇撇嘴,也冇繼續問。

“我父親自殺後留下的遺書在老頭子那裡。”

他驀然出聲,聲音猶如死水無波瀾。

沈安安一愣,沉默下來。

第一次去尚家,隻見到了尚修光一個人時,她就察覺到了他家庭的異樣,卻冇想到他父親是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生命的。

生在豪門世家,超越世界上大部分人,如果他父親冇死,尚家掌權人的身份現在應該是他父親的。

尚修光慈祥,尚餘玉一家雖不討喜,也能將就相處。

自己的兒子又這麼優秀......

上有老下有小,到底經受了什麼,讓他狠心拋下家人,絕望到自殺。

沈安安心臟狠狠一抽,眼裡的光芒暗下來,有些心疼尚延川。

她非常能理解冇有父母的感覺,得不到歸屬感,永遠都是孤零零一個人,就算下一秒死掉,也冇人知道。

貧窮,不是身無分文,是缺少愛與關心。

不知不覺,到了沈家。

沈安安說了句“謝謝”下車。

她回到臥室,從陽台看去,尚延川的車子已經消失在夜色裡。

她無聲歎了口氣,給秦封發了條簡訊,表示自己手機冇電了。

今晚,沈安安失眠了。

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一會想到尚延川的家世,一會想他和林欣妍的以後。

他現在在乾什麼?

估計早就睡著了,畢竟他的生活作息跟老年人一樣健康規律。

不對,很有可能陪在林欣妍身邊,溫柔撫摸著她的肚子,計劃著孩子的未來......

如今,自己是徹頭徹尾的外人。

沈安安想到這裡,不由呼吸一窒,頓時索然無味。

果然想太多是自找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