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8章臉紅的像番茄

她感覺出來,這股火氣他忍了很久。

就因為她和秦封在一起了?

不知道吻了多久,沈安安一旦掙紮,尚延川就會狠狠咬她。

她被咬怕了,疼得一動不動,清淩淩的眼睛發紅,像隻敢怒不敢言的兔子一樣,任由著他索取。

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尚延川終於放過了沈安安。

隻不過離開了唇,禁錮在她腰間的大手依舊死死環著。

沈安安大口大口呼吸,她的唇又麻又疼,不用看就知道肯定腫了。

“你流|氓!”

狗一樣的東西!

說好不碰強迫她的!

殊不知尚延川口中所說的不碰是更深一步的交流,所以確實冇碰。

尚延川與沈安安額頭相抵,眸色邪魅,笑得輕佻:“乖,再叫一聲。”

軟軟嬌嬌的調子,怪好聽的,與其說是罵人,更像是不知名的引誘。

沈安安氣急了,一開始冇注意到自己的聲音變化,現在反應過來,臉蛋一陣燥熱,緊緊抿住唇,不再說一句話。

尚延川也不在意,勾住她一縷頭髮玩弄,幽幽道:“我最後說一遍,和秦封分開,不然下次不是公司破產這麼簡單了,秦家就他一個兒子吧。”

他看不上秦封,也不覺得這樣的人配追他的女人。

儘管這個女人已然是過去式。

但,大男人玩苦肉計,真丟人。

沈安安後背一涼:“你敢做我就報警!”

“隨你便,”尚延川頓了頓,冷笑道:“你和秦封出車禍那天,發生碰撞的車輛根本不是什麼油車,你們都同一時間陷入了昏迷,秦封冇有冒死救你。”

沈安安杏眸微睜,不清楚為什麼他知道這些,隨即堅定地搖頭:“我不相信秦封會騙我。”

幫她找工作,介紹資源到沈家公司,又冒著毀容的危險救下了她......

從認識以來,秦封冇有做過一件對她不利的事情,像是鄰居家的大哥哥,永遠是溫溫和和的,他不會撒謊的。

尚延川眼底黑沉沉的。

相信秦封,不相信自己。

好樣子。

沈安安察覺他臉色有變化,心裡慌張,害怕他發瘋,忙改口道:“我回頭會去調查的,是真是假,一切看證據。”

出車禍的那條路是主乾路,很好查。

尚延川表情好了一點,一點冇意識自己的心情完全被沈安安的一言一行深深影響著。

反倒甘之如飴,樂得自在。

沈安安靈感一閃,眼中浮上精光:“我和秦封分手可以,總得給我時間調查瞭解真相,你先放過秦封的公司如何?”

先解決了眼前的問題,剩下的以後再說。

便宜都被占了,這一趟不能白來。

“不如何,今晚給我暖床。”

“不要。”

她不想一整夜都和他在一起。

“不想陪我?”

她眼睫微顫,垂下眼眸:“是。”

尚延川斂收了起笑,漆黑如墨的眼凝視了沈安安許久,宛若黑暗中潛伏著野獸。

“好,那就第二種。”

“什麼?”

尚延川橫抱起沈安安,把她放在沙發上,然後整個人跨坐在她身上。

那雙漆眸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薄情又下|流:“不想見我就速戰速決吧。”

說完,他牽她的手引他解開皮帶。

沈安安知道他要乾什麼,雖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可這樣的姿勢卻是第一次,她臉紅的像番茄。

算了。

這樣她也不算吃虧,羞恥就羞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