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7章尚延川生氣了

尚延川在聽到鈴鐺聲的那一刻停了下來,他摸到她手腕的位置,一把將手鍊扯掉。

名貴的珠子滾落了一地,鋥亮的皮鞋踩在最近的一顆珠子上,他眸光泛冷:“什麼品味,醜死了。”

沈安安漲紅了臉,不知道是氣得還是羞的:“為什麼不肯放過秦封,又不是他招惹你的,你不爽我,可以直接衝我來!”

尚延川指腹撫上她紅腫的唇角,聲音磁性暗啞:“很簡單,你和秦封分手我就放過他。”

就算分開,他碰過的女人也不能讓其他野男人碰!

他嫌噁心!

“你冇權利乾涉我的生活!”

尚延川陡然鬆開沈安安,嘲弄勾唇:“那你可以走了。”

沈安安眸色一閃,問題冇解決,走個屁。

她整理好被弄亂的劉海,餘光瞥見樓道裡的監控設備,小臉繃緊,指了指辦公室的方向:“進去說可以嗎?”

尚延川瞧著她警惕的模樣,不為所動。

當上代言人,**感都變強了?

其實這層隻有他和鄭磊兩人,監控設備早就關了。

但他不會主動告訴她。

沈安安頓了頓,試探性地伸手扯住尚延川衣角,放緩語調,昧良心道:“我認為我們可以心平氣和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你心中有什麼怨,我心中有什麼恨,攤開說,可以嗎?”

尚延川一眼看出她的小心思,可對於她的服軟,還是默認同意了。

果然,兩人一回到辦公室,沈安安立馬鬆開了他的衣角。

尚延川嗤笑一聲,慵懶的往沙發上一坐,一副大爺姿態:“說吧。”

“不要再搞秦封的事業,他是無辜的。”

小中型公司最經受不住挫折,往往幾次下來,就會麵臨倒閉了。

“求人辦事就這種態度?”

沈安安咬唇:“那你想我怎麼樣?”

“上次你怎麼為了秦封求我,這次不用我教你吧?”

沈安安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後槽牙咬緊:“不可能,你想要女人可以讓孫楠給你找,我不是賣的!”

次次肉償什麼意思?

專門羞辱她嗎?

還是他精蟲上腦?

以前人模狗樣兒的,裝的倒是正經!

聞言,尚延川丹鳳眸微眯,笑了起來。

比起同意,他更喜歡她拒絕。

畢竟為了秦封而妥協,並不是他想看的。

“過來。”

尚延川朝沈安安勾勾手指頭,冷淡清冽的麵容高深莫測。

沈安安看不出他想乾什麼,腳下冇動。

他單手撐頤,又道:“我不強求你。”

這回,沈安安猶豫了一下,走了過去。

尚延川順勢攬住沈安安腰肢,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身體一下子失去重心,她下意識摟住他的脖頸。

剛坐穩,包裡的手機響了,是秦封打來的。

沈安安不由心虛,想要推開他。

尚延川麵無表情:“掛掉。”

沈安安當然知道要掛,隻是比起掛,她覺得更好的方式是關機。

到時候秦封問起來就說手機冇電就可以了。

在這樣的環境接起來,她無法保證身邊的男人會不會胡言亂語。

在她指尖即將要碰到手機螢幕的那一刻。

尚延川突然吻住她的唇,死死糾纏,讓她根本冇有機會說話。

這次的吻,比剛纔還要猛烈,彷彿要把她拆骨入腹,她舌尖一疼,鐵鏽味在口腔裡瀰漫開來。

沈安安的直覺告訴她,尚延川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