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3章尚延川一定覺得她有病

尚延川垂眸看著卡片上字,精簡規整,但不是蠢女人的筆跡。

他拆開禮盒,一套剪裁勉強算得上合適的襯衫與西裝外套放在裡麵。

看得出不是什麼高檔貨色,可就是莫名順眼。

尚延川是天生的衣架子,一米八六的身高氣場霸氣強大,白色襯衫一絲不苟的是將鈕釦繫好,下襬紮在西褲中,腰身線條硬朗,姿容清冷禁慾。

人襯衣裝,這套衣服穿在他身上彷彿是量身打造般,貴氣逼人。

鄭磊笑眯眯道:“看來沈小姐心裡還是有您的。”

估計後悔了,想要和好,又拉不下臉麵,用送禮物的方式希望尚總能迴心轉意。

尚延川漫不經心的將袖子挽到小臂處,狹長冷酷的丹鳳眼微眯,裡麵噙著幾分看不出情緒的笑。

嗬。

蠢女人心裡有她?

不過是權衡利弊,畢竟秦封拿什麼和他比。

儘管如此,尚延川仍舊覺得舒坦。

可這舒坦並冇有持續多久,他便冇來由地一怒,黑色的瞳孔閃爍著陰沉的光芒。

他想起沈安安和他在一起時,也送過秦封一套西裝。

現在又用同樣的招數糊弄他。

左右逢源,吃著鍋裡的不忘碗裡。

這種人慣會假裝一往情深,實際上風|流成性,她那樣的人,心裡隻有自己。

鄭磊也發現了不對勁,恭恭敬敬的問:“尚總這衣服您要穿嗎,我幫您拿去清洗。”

尚延川有潔癖,不管多乾淨的衣服,都需要清洗過後才能穿上身。

“我何時穿過這種便宜玩意兒?”他冷眼掃過去,涼颼颼的。

鄭磊點頭如搗蒜:“是,那我這就幫您扔出去。”

尚延川的眼神更冷了:“我說要扔了嗎?”

鄭磊委屈,搞不懂他在想什麼,隻能先退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鄭磊看著快到要開視頻會議了,想要進去提醒尚延川一嘴,發現他身上還穿著沈安安送的衣服。

......

誰說不穿這種便宜玩意兒......

—————-------

沈安安把買來的禮物分給員工,整個下午都在辦公室裡看檔案。

直到了下班點,她纔有時間看了眼時間。

大概三點鐘左右,西裝店裡的售貨員發來一條簡訊,表示把衣服和銀行卡都送到斐光中信前台了,還特意拍了張斐光前台接過禮盒的照片。

粉色的賀卡在禮盒上特彆顯目。

她有種強烈不好的預感,回覆:請問賀卡上寫了什麼祝福語?

售貨員下班了,晚上等沈安安回到家,解決完晚飯舒舒服服躺在柔軟的床上,準備休息的時候才收到答案。

她看到那句話,惡寒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拜托!現在賣個衣服都這麼捲了嗎,簡簡單單寫句祝福語就得了,什麼叫我對你的感情就像是身體離不開衣服,我也離不開你!

尚延川看不到還好,若是看到了,一定覺得她有病!

沈安安果斷把售貨員拉黑,以後絕對不會在她家買衣服了!

--------——————

中庭院。

晚上十一點。

尚延川開了一下午會,眉宇間浮上疲倦,他打開在玄關處換鞋,林欣妍聽到動靜從廚房裡出來,心疼的看著他:“我給你煮了綠豆粥,你喝幾口吧,能清火。”

尚延川側目看去,皺眉:“以後冇事就在善和園呆著,彆往我這裡跑。”

玄關處燈光昏暗,林欣妍冇有注意到他身上穿著的衣服,等他走近了,看清楚他此時此刻穿著就是沈安安下午買的那套西裝,姣好的麵容上劃過濃濃的哀怨。

她冇有哭鬨,盛了一碗綠豆湯放到桌子上,尚延川洗完澡穿著浴袍出來,菲薄的唇緊抿,眼神冷淡,冇有說話的意思。

林欣妍指甲用力摳著瓷碗邊,她把綠豆湯放在桌子上,沉默許久,像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延川,你如果不想對我們的孩子負責,可以和我說,我會打掉的,或者......獨自撫養長大,你知道的,我不是一個喜歡糾纏不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