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你媽留下來的

陳幽愣在原地,看看老徐,再看看旁邊的勞斯萊斯,彆提多尷尬了。

她強顏歡笑,忍住想要用腳指頭摳出三室一廳的衝動:“這樣看,他對你還可以啊,起碼還知道找人接你。”

沈安安苦笑:“忽好忽壞吧。”

她實在搞不懂尚延川的想法。

陳幽嚴肅的拍了拍沈安安肩膀:“我覺得有戲,你要再接再厲。”

“你彆安慰我了,上次就因為聽了你的建議,他差點把我趕出來!”沈安安俏臉緋紅,聲音壓得極低,用隻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向陳幽吐槽:“我脫光光那個臭男人絲毫冇有耳紅心跳,不是段位高就是痿。”

不管那種情況,都是她無法搞定的!

陳幽卻不這樣認為,付出實際行動,總比花言巧語更有信服力。

薑雨澤的舅舅對沈安安可能算不上心動,但好感是有。

老徐把她們送到中庭院,開車就走了。

沈安安剛進家門,亓亓就撲上來了,瘋狂嚶嚶嚶,訴說著這幾天對她的想念。

她擼了會狗子,上樓把u盤,和列印好的照片裝到一起。

沈安安轉身走到梳妝櫃前,在一排口紅裡特意找了一支很有氣色的正紅色。

她剛塗抹上,望著鏡中氣色一下子上升了一大截的自己,心思一動,放下了口紅,還拿紙巾把剛塗好的口紅擦掉了。

中午的氣溫很熱。

打了輛出租車直赴雁灘大酒店。

穿過車水馬龍,用了二十分鐘就到了。

沈婉兒穿著端莊的米色的連衣裙,和身穿著白色西裝的薑雨澤並排站在大廳迎接賓客,他們看到沈安安來了,薑雨澤臉色霎時間變了。

“你來乾什麼?”

沈安安晃了晃手機:“你們邀請我,我不來,豈不是很冇禮貌?”

“誰邀請你來了,你彆胡說八道。”

陳幽氣不過:“安安,打開簡訊讓他看看。”

沈婉兒連忙過來攔住,她柔柔道:“雨澤,是我叫的安安,爸爸說過想讓我們姐妹早日和好。”

“原來如此,”薑雨澤看了沈安安一眼:“既然沈叔開口了,你就進去吧,不過醜話說在前麵,你要是亂說話,彆怪我不及舊情。”

今天是除了結婚之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關鍵點在於他和婉兒一旦完成訂婚,他爸就把家裡一半的財產交給他打理。

不能因為沈安安讓這場訂婚宴出現了瑕疵。

沈安安不禁冷笑:“你想多了。”

她可不是亂說,她是有理有據的說。

她們來的比較晚,宴會廳裡麵差不多坐滿了人。

沈全一眼就看到了沈安安,麵色一青,當即就要衝過去。

沈婉兒攔住了他,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沈全又坐了下來。

沈全不悅:“她一定是來搞破壞,你小心點。”

經曆過前幾天的事,肯定察覺到嫁妝一事有蹊蹺,現在必須對沈安安加大提防。

“爸,我有辦法。”

沈婉兒說完,從包裡拿出了一個錦盒,她走過去遞給沈安安,笑意中透出施捨的意味:“你媽留下來的,想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