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5章自導自演的戲碼

再次醒來,是被哭聲吵醒來的。

沈安安躺在病床上,迷茫的看著嚎啕大哭的秦母。

她艱難開口:“阿姨......秦封呢?”

秦母見她醒了,指著她大吼:“我兒子為了保護你,差點死了,現在還在手術室搶救!”

沈安安混亂的意識清晰了幾分,不可思議的問:“我們都有係安全帶啊......”

就算出車禍,受傷程度不可能相差很多。

秦封母親說,和他們發生碰撞的是一輛油車,隨時可能會發生爆炸,必須及時遠離,她當時被卡在副駕駛,秦封在雙腿受傷的情況下,把她從副駕駛救出來。

正因為這樣,導致腿部失血過多,可能會留下終身殘疾。

沈安安呆住,痛苦的陷入自責中。

第二天早上,六點。

麻醉失效,秦封醒過來。

沈安安除了輕度腦震盪之外,外加一些皮外傷,冇什麼大礙,她主動負責照顧秦封。

“安安你也受傷了,彆擔心我,有醫生在,你好好休息就行。”

沈安安搖頭:“我冇事。”

秦母在一旁冷哼:“就該有這個覺悟,我兒子可是為你才變成這樣的,我兒子有什麼好歹,下半輩子必須你負責!”

她眸色閃爍,這次冇有說什麼。

“媽,你彆說這些了。”秦封皺眉,他轉頭對沈安安道:“安安你出去買早餐去吧,順便透透氣。”

沈安安看得出來秦封不想讓她麵對秦母對自己的指責,低聲道:“好。”

買好小籠包和小米粥,沈安安回去的路上接到顧清的電話,少年的聲音一如既往好聽,彷彿徐徐清風般悅耳:“安安,有時間嗎?”

她猶豫了一下:“是關於代言工作嗎?”

“不是,是我想向你瞭解一些事情。”

“那你來醫院找我吧。”她把房號告訴他。

“你生病了?”

“冇有,出了一點意外,不嚴重。”

“知道了,我們見麵說。”

九點。

顧清到達醫院,他按照病房號上樓。

沈安安的病房號在317,他路過316號病房,聽到了一個男人不知道正在壓低聲音說話。

“我在醫院,她很內疚。”

“就這樣,彆去逼沈安安,讓她自己妥協,適時退讓。”

“恩,尚延川那邊你快點搞定,‘意外’情況多了,總是會引起懷疑。”

“隻要你看好沈安安,彆讓她主動找尚延川,我有信心嫁到尚家。”

............

顧清彎彎嘴角,默不作聲往後退了幾步,將自己隱藏在暗處。

原來是一場自導自演的戲碼,看來沈安安還被矇在鼓裏。

思來想去,他把沈安安住院的訊息透露給尚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