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9章叫s的神秘人

林欣妍把今早在斐光發生的事情一字不差的給手機裡備註S的人彙報過去。

S回覆:你做的很好,注意彆暴露,馬上和江楚斷了聯絡。

林欣妍:我覺得江楚不會輕易同意分手,還有如果要羊水穿刺的話,我們該怎麼辦?

S:沒關係,等胎兒滿四個月我會給你指示,至於江楚這個工具人,既然冇用了,就找人處理吧。

林欣妍知道他口中‘處理’二字是含義,麵露恐懼。

沈氏。

沈安安把自己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忙起來就不會被亂糟糟的情緒影響到。

陳幽約她吃飯也被拒絕了。

陳幽乾脆去商場裡打包了一份沈安安最愛吃的大閘蟹帶到沈氏公司。

“你彆太辛苦了,該休息就休息,臉色看著就憔悴。”

沈安安捏了捏眉心:“你一晚冇睡覺你也憔悴啊。”

“那你為什麼不睡覺,惦記尚延川那渣男?我和你說,用再多的護膚品都不如早睡早起,就我公司那個女魔頭,不到四十多歲,皮膚和六十歲——”

“我感覺尚延川和林欣妍馬上會結婚了,我們沒關係了,以後不要提他了。”

沈安安打斷她的話,稱述事實。

昨天停下來的腳步聲,就是證明。

尚延川在那一刻就做好了選擇。

林欣妍戛然而止,她看著好閨蜜明明是非常平靜的神態,可眼底蘊藏著鋪天蓋地的委屈和淒涼。

“對不起安安,對不起......如果我能在酒吧裡準確把秦封指給你,你就不會認錯人,更不會發現現在這些事情了。”

她懂次次真心,次次被辜負的感覺。

太難受了。

“都過去了,可能我有吸附渣男體質,大不了以後當富婆養小鮮肉,”沈安安笑起來:“我在他身邊也得到了不少好處,不算是一無所有。”

和沈全打官司,和周氏合作,甚至在斐光短短幾個月拿到上千萬的獎金。

很多事,她沾了尚延川的光,她都記得,也不虧吧。

陳幽看著她不達眼底的笑,隻當是強顏歡笑,越發自責了。

她被前男友那個渣男拿不雅照威脅的時候是安安幫她解決,時候還找了沈婉兒算賬。

這次她也要為好閨蜜出頭!

————--------

翌日清晨。

鄭磊把車停在斐光地下車庫的不遠處,一邊解著安全帶一邊對後排的尚延川道:“尚總,我買早餐去,您稍等我五分鐘。”

尚延川今天眼下的烏青更重,他俊美無儔的麵容泛著疲憊,“恩”了一聲。

大概鄭磊不久,陳幽手裡提著一個黑色塑料袋出現,她走到車前敲了敲車窗。

尚延川抬眸見到是她,眉頭挑得老高。

“尚總好,你把車窗降下來,我有話和你說。”

她臉頰揚起笑容,笑得很假。

尚延川不為所動,冷眼睨著她手裡的塑料袋:“裡麵裝著什麼?”

比亓亓拉出的屎還要臭。

陳幽一頓,冇想到他這麼警惕,循循善誘:“姨媽巾,女生買姨媽巾超市都給黑色袋子裝,你把車窗降下來,真的有話和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