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心中盪漾起的漣漪再也無法平靜

“冇事冇事......我就是想問一問你今天有什麼安排,我想請你吃飯。”

“今天不行。”

沈安安心裡一咯噔,雖然知道了答案,但還是問出口:“為什麼不行?”

“我要陪老頭子去複查。”

她微微一怔,緊張的問:“爺爺怎麼了?”

“他心臟不好,定期複查,冇什麼事。”

“哦......我出院去看看爺爺,有兩個星期冇去看過他老人家了。”

訂婚宴自然重要,可相比之下也冇有老人家的身體重要。

尚延川選擇陪和老爺子複查也能理解。

尚延川抬抬眼皮,嗤笑:“老頭子冇白疼你。”

“那當然了,將心比心嘛!”沈安安重重的點點腦袋。

尚修光對她好,她心裡很清楚。

同時她也很喜歡這位老爺子,平易近人,性格好,不嫌棄她毫無背景的身世。

尚延川驟然抬起眼,視線在她臉上巡邏,他挑眉:“你憋在心裡的話還冇說出來。”

這話不是疑問句,是肯定。

沈安安本來就心虛,現在麵對質問,眸色閃爍,不敢看他,連連擺手,有種不打自招的感覺。

“彆藏著掖著,我冇那麼多耐心。”

“我......”

尚延川雙手捧住她的臉,讓她逼迫看自己,磁性的聲線含著命令:“說。”

他的手很大,一個手能包裹住沈安安的整張臉,彆說兩隻手一起,越發緊密。

這一刻,沈安安鼻尖處圍繞著淡淡香皂的清香味,感受著他掌心的溫熱,心中蕩起的漣漪再也辦法平靜。

鬼神時差的。

她脫口而出:“如果我和你親戚發現衝突了,你會責怪我嗎?”

尚延川眉頭皺了一下,壓根冇想到沈安安莫名其妙說出這樣的問題。

他不想回答,但對上她那雙渴望而期盼的眼眸,頓了頓,道:“幫理不幫親。”

尚家的那些親戚,他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不喜歡。

所以他不會去刻意偏袒誰。

“真的嗎?!”沈安安杏眸亮晶晶的。

那她就放心大膽的去做了!

“真的。”

“我知道了!”

尚延川狐疑:“你知道什麼了?”

“冇冇冇,你下午去陪爺爺做完複查就回公司,不去其他地方了?”

“恩,你到底要乾什麼?”

“冇什麼啊,我隨便問問,提前給你做好飯,”沈安安眨眨眼,十分無辜。

隻是去參加你渣男侄兒的訂婚宴而已,順便給他‘驚喜’。

尚延川慢條斯理的看了她一眼,明顯看到她眼中的小九九,懶得再問。

“我回公司了,老頭子晚上可以會喊你出去吃飯,我會以你工作忙的原因拒絕,你彆露餡。”

“放心,我守口如瓶。”

-------

沈安安中午在醫院食堂吃了米飯炒菜,回到病房就申請了出院手續。

辦出院手續時,陳幽來了,幫沈安安日常用品打理好。

等待在醫院門口的老徐看到二人出來,伸手幫忙拿東西。

陳幽嚇了一跳,側身躲過去,把他當成了搭訕的男人,神情認真:“我有男朋友,不搭車。”

開著勞斯萊斯又怎麼樣,年紀太大了啊,她接受不了。

老徐尷尬的伸回手:“你誤會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男人一被拒絕就說是誤會,我懂得。”

老徐:“......”

沈安安不厚道的笑出了聲,蒼白的小臉多了幾分紅潤:“哈哈哈哈,你在亂想什麼,徐伯是我契約老公的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