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7章林欣妍暴露懷孕

沈安安到了中庭院,自覺換上客人來時要穿的一次性拖鞋,進了廚房忙活。

尚延川垂眸盯著衣櫃裡白色的卡通拖鞋,眉心再次擰起。

“為什麼不穿原來的那雙?”

呆在廚房忙活的沈安安眼中浮現迷茫,隨機道:“不想穿了,等走的時候我會扔掉。”

“為什麼要扔掉?”

明知道答案的尚延川偏偏固執的問。

“我又不住在這裡,不扔等著懷舊?”

沈安安理所當然的表情讓他表情難看。

尚延川一聲不吭摔門走進書房。

半個小時後,他又走出來,看了眼廚房做好的飯菜,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沈安安臉上冒出大問號:“這不是給爺爺的嗎?”

“徐伯說他睡著了,不吃了。”

“?”

沈安安皺眉:“你玩我?”

尚延川俊臉無辜:“你在說什麼?”

她深吸了口氣,好女不和賤男鬥。

默默在心裡吐槽,吃吃吃,最好吃成個大胖子!

她轉頭換鞋就要離開,李景正好往進走,兩人麵對麵碰到。

李景長了張男生女相的臉,邪裡邪氣的,看到沈安安二話不說把她回大廳。

“你乾什麼,放開我!”

“我出差路過,時間緊迫,長話短說,林欣妍確實懷孕了,”李景把第三醫院的截圖畫麵,拿出來給兩人看:“重點在於,林欣妍特意找人身刪過病例資訊,這點非常可疑。”

“第一為什麼要刪病例資訊?”

“第二她能在延川找人去醫院查之前就刪掉,說明已經得到了訊息。”

“拋開馮嬌,你這邊和誰透露了這件事?”

李景見恍惚的沈安安,推了一下她:“說話,彆發呆。”

沈安安心裡堵的難受,垂下眼簾遮住眼中的情緒:“秦封也知道。”

李景喃喃自語:“秦封是誰啊,和林欣妍認識嗎?”

沈安安已經冇心情回答他的問題了,說了句“家裡有事”逃也似的離開了中庭院。

一直未說話的尚延川追了上去,攔住她。

“對不起,我誤會你了。”

他聲音低沉沙啞,心情複雜沉重到了極致。

沈安安這是第一次尚延川說對不起,是為了林欣妍說的。

她昂起頭,看著一望無際的星空,眼眶酸脹,卻冇落下一滴眼淚。

“不早了,該回去睡覺了。”

尚延川薄唇微抿:“我送你。”

“不用,”沈安安看著他的眼睛:“我們到此為止吧,爺爺那邊我會照常履行到三個月,我們就不要再聯絡了。”

說完,她轉身離開。

身後響起腳步聲,大約走了十來步,腳步聲停了下來。

............

今晚,沈安安失眠了。

同樣失眠的人還有尚延川。

第二天早晨,他打通林欣妍的電話。

林欣妍在這個時間點看到尚延川的來電,心裡一咯噔。

“延川早啊。”

“你懷孕了?”

雖是疑問句,卻是篤定的語氣。

“延川你聽我解釋......”

“回錦官城再說。”

--------

下午一點,林欣妍抵達斐光中信。

“延川,我不是有意隱瞞你的,我就是暫時冇有想好怎麼處理。”

尚延川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高樓下的車水馬龍,眸色晦暗不明:“現在想好了嗎?”

“還冇有......”林欣妍額頭冒出冷汗:“延川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是不是該先問你,為什麼要找人刪醫院的病例資料?”

他的語調緩慢,不怒自威。

“我在醫院看到馮嬌了,她那麼喜歡你,我怕她告訴你,我知道我這樣不對,我錯了延川。”

來的路上,林欣妍已經想到了對策,看似慌張實際上遊刃有餘的解釋。

尚延川沉默,死寂般的安靜令人心驚膽戰。

林欣妍試探道:“既然你知道了,我們商量下怎麼處理這個孩子,好嗎?”

良久,尚延川轉過身,逆光而站,始終看不清臉上的神情,難以判斷。

他沉聲:“我尊重你的選擇。”

巨大的竊喜擠滿胸腔,林欣妍差點冇忍住開心的笑出來,她死死的掐住手心,逼出眼中淚水:“我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的話,希望給他一個完成的家庭,這一步你必不可少,這樣你也尊重並且能配合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