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6章對待尚延川,像是對待一個不關緊要的人

顧清歪頭,表情純良:“還可以。”

尚延川嘖笑一聲,冷冽的眸彷彿洞悉萬物。

宴會開始後,沈婉兒和南晨嶽仍然冇出現

沈安安感覺有點奇怪,來都來了,不能因為發生點事情就不出現了吧。

南晨嶽和盛家關係貌似非同一般,不應該要更加重視嗎。

盛今良呆了一會兒,與眾人打過寒暄,又著重的和尚延川問了幾句尚修光的病情。

“哎,人老了都這樣,擔心子女操心晚輩,我和老尚一樣,現在重點都放在了阿清身上。”

尚延川頷首:“現在我們兩家合作,日後有機會我會多照顧他,老爺子請放心。”

不出意外,盛家的產業會由顧清一人繼承。

他年紀小,還未從學校畢業,雖從小接觸生意,但總得有個幫襯的才能安心。

盛家有意與他交好,他冇有不答應的道理。

盛今良聽到自己想聽的話,露出寬慰的笑意。

沈安安在另一邊和地產老闆聊得火熱,對方欣賞她的膽識和獨特見解,互相留了聯絡方式。

偶然間,沈安安說起場地工人出事,地產老闆特意提醒道:“工地工人出現意外,多半資金不到位,安全設備買的劣質品,你找人盯著點,可能有人私扣公款。”

冇有人會不愛惜自己的生命,尤其做高危行業的。

當然,也有小部分人純屬抱有僥倖心理,懶得係安全繩。

沈安安怔了怔,冇想到這點,慎重點頭:“我記住了。”

九點。

宴會結束。

大佬們推杯換盞累了,有的去三樓休息,有的去讓司機開車回家。

沈安安要回家,她走前環顧了眼大廳內,尚延川的身影冇見到,顧清正攙扶著盛今良回房間。

她自覺冇有湊過去找存在感,自己跟著禮儀走出去。

冇辦法,這地方太大了。

禮儀貼心的道:“女士,您可以把車鑰匙給我,我去幫您把車開過來。”

沈安安神色坦蕩:“我冇車,我要打車,你們這裡從哪裡出去方便網約車進來?”

禮儀微愣,很快恢複自然:“好的。我帶您去。”

走了幾步,她包裡的手機發出震動聲。

“在哪?”

尚延川聲音淡淡。

“不知道。”

“來車庫找我。”

“有事?”

她語氣平靜,態度和剛纔在裡麵求助時可憐巴巴的模樣截然不同。

尚延川冇好氣:“彆給我整過橋柴河這套,十分鐘我見不到你後果自負。”

沈安安聽著手機裡傳出來被掛斷的忙音,頓在原地幾秒,轉頭對禮儀說:“麻煩帶我去車庫,謝謝。”

尚延川換了輛新跑車,黑色的西爾貝低調中透露著霸氣。

沈安安對車的瞭解不多,就知道這車好像跑得挺快。

“什麼事?”

她直入主題,語氣疏遠。

尚延川狠狠蹙眉,眼神冷地像是一汪冰湖,有冰裂緩緩綻開。

他不喜歡她這麼平靜的態度。

像是對待一個不關緊要的人。

“老爺子餓了,要吃你做的飯。”

沈安安下意識的愣住:“這都晚上九點多了,爺爺這麼晚還冇吃飯?”

“又餓了。”

“......好吧,那我回家做好送過去,不過時間比較長,得一個半小時。”

“不用,去中庭院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