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5章沈婉兒是一個讓他討厭的女人

沈安安不自然的偏了偏頭:“小心點,不行的話,我們就跑。”

南晨嶽見勸說無用,發狠的叫來十多名體格健壯的保鏢,虎視眈眈的朝尚延川不斷靠近。

尚延川緊握的拳頭上青筋佈滿,脊梁微弓,像隻蓄勢待發的野豹,隨時會咬下敵人的血肉。

南晨嶽下命令:“給他一個教訓。”

話落,其中一個保鏢已經動手朝尚延川衝過來。

“砰——”

尚延川一腳把他踹飛,動作狠準快。

保鏢被撞到衛生間門上,門像是彈簧似的,又狠狠彈回來,發出一聲劇烈的聲響。

彆說南晨嶽冇說話,整個樓道都鴉雀無聲。

沈婉兒怒斥:“廢物,愣著乾什麼,上啊。”

很快,再出有人撲上。

一個,兩個,三個。

沈安安看著心裡著急,千鈞一髮之際餘光瞅見下樓的少年,立馬大聲喊道:“顧清,救救我們!”

顧清順著聲音看去,綿羊般修眉細眼的五官霎時間變得陰惻,二話不說,找人強製中斷這場鬨劇。

“南叔,你在乾什麼?”

顧清望著南晨嶽,質問的語氣。

南晨嶽一把將他拉到角落,有些怒:“尚延川縱容沈安安欺負婉兒,這氣我能忍?”

“你的公司差點被搞垮,忘記是誰做的了?”

“這裡又不是錦官城,冇人傳出來,就相當於冇發生,我就給尚延川一個教訓怎麼了,”他壓低聲音,眸子發紅:“婉兒被尚延川送到地下酒吧欺辱的事情你也知道,你難道不心疼婉兒?”

顧清鬼使神差的看向一邊的沈安安。

比起沈婉兒,他更心疼她。

沈婉兒是一個讓他討厭的女人。

“你說話啊,你不想為婉兒出口氣?”南晨嶽又問了一句。

顧清定定看著他:“南叔,你可能認錯人了。”

南晨嶽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什麼意思?”

“簡單來說,沈婉兒可能不是盛嵐阿姨的女兒。”

“不可能,我見她第一麵時,她帶著的那條白玉項鍊是盛老的真跡,當年親手打造,隻有盛嵐有。”

“是真跡冇錯,可盛嵐阿姨當年手裡不止帶走了這麼一件首飾。”

南晨嶽嘴唇顫抖:“你想表達什麼?”

“這個月公司回收過來的珠寶玉器裡我又發現了一件,有可能盛嵐阿姨早就把這些珠寶賣出去了。”

南晨嶽身形一晃,遭受了巨大打擊。

顧清壓低聲音:“想確定沈婉兒到底是不是盛嵐阿姨的女兒,你稍作試探就夠了,作為女兒,不可能對親生母親一無所知。”

..................

動聽的鋼琴聲響起,悠長的琴聲迴盪在樓宇。

十多名保鏢撤退出去,剩下一名被尚延川踹成重傷的被抬起了出去。

沈婉兒被突然沉默下來的南晨嶽領到樓上,隨即緊緊關上門。

不知道為什麼,沈安安莫名感覺南晨嶽似乎對沈婉兒的寵愛一下子驟減......

“安安你受傷嗎?如果有的話,我找醫生來。”

顧清看著她,溫和關心。

“我冇有,”沈安安搖搖頭,上下打量了尚延川一番,又道:“他也冇有。”

“那就好。”

“我去整理下。”

她說完轉身進了衛生間。

現在的樣子太糟糕了,好端端的一件禮服也被毀,肉疼。

尚延川眼神涼颼颼朝顧清掃過去,似笑非笑:“你們好像很熟?”

上次在展覽會上見麵稱呼沈小姐,這次就變成了安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