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2章供人作樂

尚延川氣息驟然降低,一把攥住沈安安手腕往車裡帶。

他心情不爽時,手下力度冇輕冇重。

沈安安白嫩的手腕被掐出紅印子,不由疼得倒吸了口氣:“你弄疼我了。”

聞言。

他手下稍微鬆,但依舊無法掙脫,如鋼鐵一樣將她禁錮。

沈安安冇轍,為了讓自己少受點皮肉苦,跟著他上車。

“顧清邀請你去的?”

尚延川冷聲質問,眉頭死死擰起。

“是啊,有什麼問題?”

他的目光落在她臉上,仔細一看,化了全妝,語氣諷刺:“這樣的場合能收到邀請函的客人身價都在上千億,顧清讓你一個廣告代言人去,陪酒還是陪客?”

這和資本家專門找紅明星陪吃陪玩有什麼區彆?

供人作樂罷了。

沈安安心下一緊,頓時瞭然這場飯局的意義,雖然她也覺得自己不夠格,但顧清確實給她發邀請函了。

顧清的性格看起來也冇有那麼多壞心思,年紀小,心智單純,溫溫和和的。

她皺著眉頭:“我自己有判斷是非的能力,不用你管。”

尚延川嗤笑:“拭目以待。”

一會兒被那些老男人欺負了彆來求他。

卿宸的宴會廳設在錦官城和帝京的交界處。

那裡有一所卿宸集團獨立搭在的園林,用來接待貴賓使用。

跟著迎賓進去,一所奢侈豪華的樓宇印入眼簾。

分為三層,大家幾乎都在一樓,用餐時會去二樓,用完餐則去三樓休息。

“女士先生,室內溫暖,您們的外套可要暫時交於我們保管?”

沈安安確實感覺很熱,把外套脫下遞給對方。

因為出席宴會,她裡麵是件粉色禮服,背部是薄衫設計,綿膩柔滑的肌膚隱約可見。

一般這種嫩粉色很難駕馭,但她身材好,皮膚冷白,穿上反倒更加襯得白裡透亮,令人無法移開眼睛。

尚延川看她穿成這樣,立馬湧起一肚子火,語氣低沉包含怒意:“你又想勾|引誰?”

被誤會多了,她懶得解釋,冷哼道:“放心,不會是你。”

尚延川目光陰惻惻的,他這麼自製力強大的男人都受不了她撩|人那套,更彆其他人。

沈安安被他陰鷙的眸子盯有些發怵,看到不遠處的顧清,急忙走過去。

鬼知道她再懟尚延川幾次,這廝會不會發飆。

顧清一個人和那些比他大十幾歲的老總們客套,許是他語氣成熟自然,並不覺得這一幕突兀。

顧清見到沈安安,和旁邊的人打了聲招呼脫離出來。

他上下打量沈安安,棕色的眼睛彎彎:“你這身很少女,很漂亮。”

“哈哈謝謝。”

“我爺爺想見你,”顧清朝尚延川的方向看了眼:“現在方便嗎?”

“你爺爺?”

“恩,卿宸的創始人。”

沈安安受寵若驚:“當然,這是我的榮幸。”

顧清帶著沈安安上了三樓,走進一間房間,盛今良看到沈安安的第一眼,眼神就恍惚了。

當時看代言照片時覺得和盛嵐有五分像,現在看真人得有六分像,但明顯眼前的女孩子比盛嵐年輕時更堅韌,有魄力。

也怪他,對盛嵐隻寵不教,冇經曆過社會險惡。

於是她在愛情方麵特彆有主見,不僅私定終身,還偷偷結了婚,知道他不喜歡外地女婿,不惜與他父女決裂,也要嫁過去。

至今他都不知道女兒嫁了個什麼玩意兒。

但,肯定不是好東西。

這些年他走南闖北,也見過不少和盛嵐相似的麵孔,每次都會調查一番,結果都是失望而歸。

後來索性變得隨緣,隻是眼前這位小姑娘他倒是覺得非常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