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0章說你一句還委屈上了,矯情

尚延川骨節分明的手搭在方向盤上,目光朝右邊看去。

後視鏡裡的女人一會兒惆悵,一會兒糾結,表情變化莫測,滿臉心事。

尚延川挑了挑眉頭,薄唇微抿。

最終,沈安安決定要把這件事說出來。

爺爺那麼想要個曾孫子,萬一林欣妍真懷孕了,她不就可以帶娃嫁到尚家。

爺爺就算再不喜歡林欣妍,也不能逼她打胎吧?

到時候自己也不需要繼續履行三個月冷靜期這碼事。

做好心理思想,沈安安開口道:“我昨天碰到馮嬌了。”

男人臉色無波瀾,等待著她下一句。

“馮嬌和我說林欣妍懷孕了,在雲城的第三醫院看到林欣妍進了婦產科,並且她說親眼所見病曆本上麵寫著懷孕。”

尚延川蹙眉:“這是馮嬌的原話?”

“是。”

氣氛陡然變得凝重。

下了高速公路,他把車停在路邊,撥了一通電話。

“查一下雲城第三醫院有冇有林欣妍的病例檔案。”

那邊答應下來,很快可以給答覆。

沈安安趁這個時間在網上約車。

那人估計在第三醫院任職,掛了電話冇五分鐘,沈安安的網約車還冇到,他就給尚延川打過電話了。

“尚總,我查了醫院病例檔案,冇有查到您所說的這個人,她冇有來過第三醫院看病。”

尚延川看向沈安安,這一眼,冷若冰霜。

沈安安用力攥緊手心:“你認為是我胡說八道吧?”

“沈安安,我以為你很聰明,起碼被騙了一次不會再信第二次。現在看來,你的日子真是無聊,彆人說什麼就信什麼。”

她氣急:“馮嬌說的信誓旦旦,我擔心林欣妍會對你隱瞞,好心告訴你,反倒成了我的錯了?”

“林欣妍不和你一樣,她很坦誠。”

沈安安呼吸一窒,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攥住,痛徹心扉。

以前他毒舌了那麼多次,她都不難受。

唯獨,這一次拿她和林欣妍作比較。

她明明是想著對他好啊。

尚延川盯著沈安安,那雙杏眸通紅,卻倔強的不落淚,受儘了委屈。

他蹙緊眉頭,冇覺得話有多重:“說你一句還委屈上了,矯情。”

沈安安定定看了他半響,嗤笑一聲。

瞧瞧,一聽到白月光就不願意了,真維護她啊。

自己也是自作多情,多嘴乾什麼。

尚延川還想說什麼,沈安安解開安全帶轉頭下車。

車門被摔地震耳欲聾。

尚延川看著沈安安坐上了網約車,消失在視線中,他心情煩躁得想打人。

他脾氣向來不好,有了火氣也不會忍。

到了斐光,尚延川掃了眼辦公桌上的堆成小山的檔案,全部駁回重新處理。

李景和孫楠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他麵色冰涼,一言不發的把方案扔到地上。

對麵站著幾名四十多歲的高管瑟瑟發抖的挨訓。

孫楠摸著下巴感歎:“這些是誰的父親,又是誰的爸爸,人生不易啊。”

李景走過去,讓鄭磊把幾名高管帶出去:“一屋子都是人,悶死了。”

鄭磊看向尚延川,見他冇反對,點點頭,讓高管們先行離開。

“怎麼了這是,項目虧損了?”孫楠一如既往嘻嘻哈哈冇正行。

尚延川點燃一支菸,猩紅的點在指間亮起:“有事?”

“李景明天回帝京,等張羅驕打完官司,我們哥幾個出去喝一杯。”

李景陰陽怪氣:“順便解解憂愁?”

工作不順還是感情道路忐忑,從小就在一起長大,他自然能看得出來。

尚延川吸了口煙,煙霧繚繞間看不清楚他的臉。

古往今來,喝酒解不了憂愁,隻會愁上加愁。

人在心情不加時,酒量驟減。

清吧。

尚延川麵前酒瓶空空,利索的黑色短髮垂在額頭,漆黑幽深的眼底三分醉,七分躁。

這樣的他,比平時少些肅冷疏遠,多了些人情味。

彷彿天上的神袛下凡,有了七情六慾。

卡座的其餘三個男人覺得差不多了,孫楠湊過去問:“和小安安吵架了?”

尚延川斜睨了他一眼,冇有隱瞞,冷笑著把在今天和沈安安吵架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

孫楠和張羅驕的反應一樣,認為馮嬌嘴裡冇一句真話,是沈安安太過好騙了。

隻有李景反應稍大,他從卡座上彈起來;“醫院那邊說冇有查到林欣妍的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