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2章好好在盛家表現

沈安安看向他的眼神中從震驚到羞憤再到死寂,短短幾秒鐘,突然徹底死心了。

她麻木的躺在冰涼的書桌上,冰絲睡衣下露出白皙纖細的腿,巴掌臉上一片淒涼,可偏偏這樣,卻是漂亮得攝人心魂,極致到絕望的美。

尚延川看到她這樣,控製不住滔天的醋意,俯身壓在她身上,強取豪奪的占有著。

男人在這方麵有著天生的敏感,一輪結束,尚延川猛地掐住她臉頰上的軟肉:“你不是第一次?”

沈安安的呼吸停止,水盈盈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男人,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我是不是第一次你不清楚?”

而這個舉動在尚延川眼裡就是赤|裸裸的挑釁。

他怒火中燒,燃了最後了一絲理智,瘋狂地要她。

隨著一下下粗魯猛烈的撞擊,男人魔鬼般暗啞的聲音在沈安安耳邊響起:“你第一次到底給了誰?”

“你到底騙了我多少事?”

“是給了秦封還是薑雨澤?”

“在他們床上你是不是也這麼浪蕩?”

每一個字都刻薄尖酸,猶如銳刺。

從裡到外,把沈安安羞辱地徹底。

她無助承受著他的怒火,不堪怒罵:“你混蛋!”

為什麼要這樣的方式羞辱她,她和尚延川在一起之間從來冇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情。

尚延川發瘋了似地吻沈安安,唇齒交纏,恨不得將她拆骨入腹。

不知道過了多久,尚延川停了下來。

他望著身下麵色蒼白的女人,她唇瓣上還沾染著嫣紅色的血跡,花開荼蘼的顏色。

書桌上更是一片狼藉,慘不忍睹。

沈安安閉著眼睛,聲音孱弱到了極致:“夠了嗎?”

尚延川正欲說什麼,沈安安此時睜開眼睛,一雙杏眸淬滿冷意厭惡。

他心頭一顫,一股強烈的疼痛感拉扯著心臟。

他狠狠掐住沈安安的脖子:“討厭我?是不是今天換成秦封和你上床你就不討厭了?”

沈安安用力打掉他的手,紅了眼眶:“是,我就是討厭你!還有什麼要問的?”

尚延川瞳孔驟然一縮,大手乍然鬆開了她。

“滾。”

沈安安艱難的從書桌上下來,把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撿起穿在身上。

出門前,她提醒:“秦封的基金會彆忘了。”

她推開門出去,遇到了上樓的尚修光,後者看到她這樣,心下瞭然,火氣蹭蹭蹭往上漲。

衝進書房對著尚延川一頓罵,光罵還不覺得解氣,拿起柺杖就往尚延川身上打。

“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叫什麼事情!我讓你好好和安安相處,不是讓你欺負她的!”

尚延川抬手擋住,狹長的睫毛遮擋住晦澀的神色,冇有與他爭辯,下樓開了輛車,狂飆揚去。

..................

帝京,錢裕城堡。

南晨嶽帶著沈婉兒坐在花園裡的休閒區等待。

沈婉兒看著眼前望不到邊際的城堡,眼睛發亮:“乾|爹,這就是卿宸的創始人盛家?”

“冇錯,一會兒盛老爺子來了,你好好表現。”

南晨嶽憂心忡忡的看著沈婉兒,今天帶上她過來是顧清的主意。

他的公司遇到了危機,僅憑自己的一己之力不能化解,他和卿宸有點交情,顧清也答應了幫忙,不過最終要得到盛老爺子的同意。

如果盛老爺子對沈婉兒第一印象不錯,可以順勢公佈身份,相反一般,就繼續回去學習教育。

畢竟,沈婉兒現在的名聲確實不好。

假以時日迴歸到盛家,一定會備受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