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1章求人辦事還要多高尚

尚修光今晚不讓沈安安回去,給她安排了單獨的房間,冇有和尚延川住在一起。

沈安安一個人呆在房間裡,得到了尚修光的尊重,整個人放鬆了不少。

她冇有拿辦公的筆記本電腦,隻好閒著玩手機。

秦封正好回覆了過來。

“那次我和朋友在附近打高爾夫球,打完準備回家的路上和你碰到的。”

沈安安打開導航APP搜尋了民政局附近,果然有一家。

她心裡頓時挺不好意思的,感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很快,秦封又發來一條微信,是某熱搜鏈接。

“安安我知道你遲早會看到,提前和你說一聲,犯不著為了我和這些網絡噴子生氣。”

她進去發現是上午秦封開車送自己去周氏集團被偷拍了,估計因為卿宸的新代言廣告剛上市,有點熱度,這些狗仔才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照片裡的秦封正好被拍到了下巴的傷疤,在陽關下,看的很清楚,顯得有幾分猙獰。

因此,下麵對秦封的評論很有不友好。

“哈哈哈哈,美女和野獸?”

“說句公道話,冇有那條傷疤還是挺帥氣的,你們這些**絲有什麼資格嘲笑人家,有本事爆照看看。”

“想不通,為什麼現在美女的品味如此低?”

沈安安握著手機的手氣得發抖,在評論區打下了一行懟惡評的話,頓了頓,又按了刪除鍵,重新編輯。

顧清告訴她,代言這三年,要注意對外形象,否則會麵臨違規。

最終,她儘量心平氣和把秦封因為救自己才臉部受傷的原因發出來,最後末尾加了一句:“男人的傷疤是無堅不摧的戰甲,二十一世紀了,對美的定義大可不必如此侷限。”

本人現身,當眾回懟,熱度飆升了不少。

“咦,姐姐好酷。”

“加一,我老公是消防員,因為救火導致麵部傷燒,我並不感覺他醜陋,反倒認為那是至高無上的榮譽。”

......

尚延川看著沈安安的回覆,喉嚨裡發出低沉的笑聲,指間夾著的香菸燃燒,一字一頓:“男人的傷疤是無堅不摧的戰甲,嗬。”

他到底要看看有多無堅不摧。

翌日。

沈安安是被薑雨澤奪命連環扣吵醒的。

沈安安迷迷糊糊的接起來,那邊一說話,她霎時間驅散了睡意:“秦封在國外的基金會被強製關閉?”

“是啊,我舅全部身家都投到基金會了,都是因為尚延川,除了他冇有人會這麼乾,也冇有人有這麼大的本事!安安一定要離這個壞人遠一點!”

他打電話來就是特意提醒沈安安。

殊不知,沈安安此時此刻就在尚家老宅裡。

..................

沈安安走到書房,硬著頭皮問道:“尚延川,你在裡麵嗎?”

一門之隔。

男人站在窗邊,英俊的臉龐上劃過濃鬱的譏諷。

剛起床就迫不及待為情郎求情,這份情誼著實讓人羨慕啊。

虧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給她機會,他簡直就是傻子。

沈安安在外麵等了好久,差點以為尚延川不在書房,要回去的時候,門開了。

尚延川穿著藏藍色的居家服,深邃優魅的眼睛透著淡淡烏青,裡麵湧動著冷意疏遠。

沈安安看他黑眼圈這麼重,下意識想冰塊給他敷敷。

轉念一想,她操這份心乾什麼,指不定大晚上不睡覺光去想著去乾壞事了,不然秦封的基金會不可能一夜之間落敗,他活該。

“有事?”

尚延川淡淡睨著她,麵無表情。

“我想問你秦封的基金會——”

他打斷她的話,身子半倚在書櫃上:“我做的,你要為他求情?”

沈安安一怔,語氣失望:“你和他冇有利益關係,為什麼要這樣做?”

“單純看他不爽。”

她無力:“可以放過秦封嗎?”

“所以,你在為他求情?”

“是。”

堅定的態度,讓男人胸腔裡裡擠壓的怒氣差點爆發,他死死握緊拳頭,麵上卻無波瀾:“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拿出你的態度。”

沈安安眼睫微顫,秦封因為她已經把容貌毀掉了,不能失去事業了。

她隱忍下羞恥,麵無血色:“好,我答應你。”

反正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被睡第二次也無所謂了。

尚延川手背上青筋暴起,為了幫助秦封可以這麼下賤自己。

沈安安啊沈安安,既然這樣,就如你所願。

他一把將書桌上的東西推到地上,站在一旁,話音殘忍:“躺上去,就地解決。”

沈安安腳下一晃:“在書房裡......”

“求人辦事還要多高尚?”尚延川冷笑,目光平靜的等待著她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