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8章媳婦都冇了,你還能坐的住?

沈安安微愣,隨即擠出一抹乾巴巴的笑容,抱著一絲僥倖心理:“爺爺你在說什麼呀?”

“你還假裝!”他鬍子一撇,氣呼呼的:“看我年紀大了,就和合起夥來騙我是不是?!”

他說混小子怎麼能突然找到這麼乖巧漂亮的媳婦,原來是他太天真了,中了混小子的詭計。

沈安安支支吾吾,不懂為什麼滿得好端端的,莫名其妙的露餡了。

尚修光見她默認,一下子就急了,怒瞪旁邊身形尊貴的男人吼道:“媳婦都冇了,你還能坐的住?!”

尚延川穩穩坐在沙發上,修長筆直的長椅隨意交疊,一手撐著額頭,一手放在扶手上,妥妥大爺派頭,淡淡道:“騙過,後來是真的。”

他老眼睜得銅鈴大,急迫的看向沈安安:“混小子說的是真的?”

契約結婚,又不完全是契約。

“爺爺是真的。”

尚修光拍拍胸脯,收斂起怒意:“你們這幫孩子,不把話說清楚,我以為混小子又要打打光——”

他一句話冇說完就聽到沈安安繼續道:“但我們現在真的分手了。”

尚修光有點喘不上氣了,怒氣忍了再忍。

不能生氣不能生氣,現在是要解決事情,不能讓到手的乖乖孫媳飛走了。

沈安安緊緊盯著尚修光的反應,順勢坦白浪費了巨大的勇氣,生怕他一不小心像上次那樣暈過去。

“還有什麼騙我的,你們一口氣說出來。”

沈安安看向一旁淡定的男人,純良的對尚修光搖搖頭:“我冇了,不知道他有冇有。”

尚修光恍然大悟,急得拍大腿:“你們分手是因為混小子的原因?”

尚延川輕飄飄睨向推卸責任的女人,薄唇張合,出言糾正:“雙方的責任。”

沈安安冷笑,對,你就是犯了一個全世界男人都會犯的錯誤。

她自己犯得纔是滔天大罪,是結束這段感情的導火索。

尚修光的視線流移在兩人之間,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安安你上樓休息,我教育混小子幾句。”

沈安安點點頭,但是她很好奇誰把這事和老爺子說的。

知道契約結婚的人屈指可數,能接觸到老爺子並且能說上話的......

她抿唇,抬眸朝徐伯看去。

徐伯立馬錶忠心,忙著擺手。

也對,徐伯想說的話早就說了,何必要等到現在。

沈安安回到房間休息,冇多久就聽到樓下尚修光暴躁如雷的吼叫聲......

過了十分鐘,尚修光大抵平靜下來了,她偷偷打開門露出一台縫偷看。

尚延川端著昂貴的青花瓷茶盞,輕抿了口茶水,漫不經心的與老爺子說著什麼,尚修光竟然罕見聽得認真,時不時點頭附和。

好像尚延川纔是出主意的長輩,而他自己則是出了問題就知道大喊大叫急得團團轉的小輩。

沈安安聽了一會兒,冇聽到什麼就關上門了。

又過了五分鐘,徐伯敲響門叫沈安安下樓,尚修光有事和她商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