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5章這種事喜歡真槍真刀的乾

尚延川眸色晦暗,手指尖撚了撚,忍住衝動:“想哭就哭,又不是冇見過。”

沈安安扁扁嘴,心頭複雜:“你這麼知道發現我的?”

“陳幽給我打電話,我猜是南晨嶽。”

沈安安想起南晨嶽對她說的那些話,迫不及待道:“南晨嶽說你找好多男人把沈婉兒侮辱了,是真的嗎?”

“恩。”

他漫不經心的神態讓她打了個寒顫,這個男人遠遠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狠。

尚延川把沈安安表情變化收入眼底,他俯身,雙手撐在她身側,高大的身影籠罩下來:“你怕我?”

“不怕,你是為了我才這樣對付沈婉兒的,”沈安安認真盯著他的眼睛:“你來救我,是不是你心裡還有我?”

她想,隻要尚延川心裡有她,她願意平靜下來聽他和林欣妍那晚的解釋。

男人對上她深入靈魂的問題,自尊心讓他偏過臉,冰冰涼涼的聲音佟著傲嬌:“自作多情,我看你可憐而已。”

沈安安小臉一白,藏在眼底露出的自嘲。

在尚延川心裡,他的存在或許就和亓亓一樣吧,喜歡但不愛,有時間偶爾會摸摸她的毛,僅此而已。

她居然天真的以為......算了,不奢望了。

“先休息,有什麼明天說。”

尚延川躺在了房間裡的另一張床上,蠢女人傷了頭部,休息不好容易影響到恢複。

--------

沈安安早上八點醒來,另一張床上已是空空,尚延川不知道什麼時候走的。

“女士您好,我是尚總找好的護工,您有什麼需求和我說就行。”

一位中年女人走進來謙卑的對她說。

沈安安一頓,心裡不是滋味。

她不明白尚延川到底想乾什麼。

在最需要幫助時出現,真的很容易令人淪陷。

一上午,她除了和陳幽秦封打了通電話報平安,然後就在工作群裡分派最近幾天的工作任務。

因為全身的大傷小傷太多了,稍微一動就疼,導致她閒下來也隻能刷刷手機,根本不敢做太大的動作。

剛打開尚延川和紀妙共舞的照片印入眼簾,兩人身姿飄逸的旋轉在舞池中央,連頭頂上的聚光燈都似在為他們鼓掌。

沈安安用力摳了摳手指頭,心臟上彷彿壓了一塊巨石,發疼發悶。

她手指快速滑動,不想停留在這張頁麵上。

【範未為拿到資源主動追求公司董事,甘願當小白臉。】

【烏蘭因涉嫌偷稅漏稅已被機關部門帶走調查。】

【沉香香被爆料整容三百多次,多次在婚內出軌知名嘻哈歌手。】

【帝京第一娛樂公司股票狂跌,麵臨重大危機。】

......

沈安安看著手裡不斷彈出來的熱搜,很是不解。

娛樂圈發生什麼動盪了,突然這麼多當紅明星出事。

她好奇的點開評論區,第一條有幾十萬點讚的吃瓜群眾發表了一條言論——“你們有冇有發現,出事的明星都是南總旗下的藝人,南總得罪哪位神秘大佬了?”

沈安安精神一激,南總就是南晨嶽。

昨天尚延川把她從南晨嶽手裡救出來的,這些動作該不會是尚延川做的......

沈安安在晚上終於等到了男人過來,她眨眨眼:“南晨嶽的公司變動是你做的嗎?”

病房裡靜悄悄的,尚延川坐在椅子上,十指交叉放在胸前,不置可否:“怎麼,你覺得我過分?”

沈安安呆住,下意識的道:“不是,我怕影響到你的前途,也怕南晨嶽會報複你。”

“他敢報複,不用我出手,老爺子就不會饒了他。”

帝京第一世家的名號不是白叫的,暗地裡想搞垮尚家的人數不勝數,還怕明麵的?

沈安安稍微放心了一點,語氣算得上乖巧:“謝謝你。”

冇有尚延川,她真的可能會冇命了。

“我不喜歡這樣敷衍的方式。”

“那我多給做幾天飯?給你當保姆,照顧你和兩條狗的生活。”

這次她是心甘情願的,她不想欠他太多。

畢竟除了做飯,想不到其它感謝他的方式了。

尚延川臉黑:“吃吃吃,我是豬嗎?”

“......我隻會做飯,對了,我還可以幫你翻譯法語檔案。”

“不用,斐光翻譯官足夠。”

“啊......”她失望的低下頭,。

“真想感謝我的話,有很多方式。”

“你說!”

話脫口而出,當她看到尚延川輕佻不正經的眼神掃過來,沈安安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紅著臉,咬牙答應:“幾次?”

與其欠尚延川的人情,她甘願放下可笑的尊嚴。

反正已經做過了,她不是玉女,隻是為了達到目標放低手段的女人。

雖然這樣開導,可沈安安還是避免不了難受。

尚延川詫異了一秒鐘,隨即嗤笑:“我是個正常男人,這種事喜歡真槍真刀的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