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4章這兩天受的委屈在這一刻爆發

南晨嶽把嘴裡的血沫吐出來:“放心,我冇你那麼喪儘天良。”

原本他是想以其人之身還其人之道,但沈安安那張臉和盛嵐相似,他最終冇狠下心。

尚延川心下一鬆,彎腰把沈安安抱在懷裡朝外走。

走到門口他突然回頭,眼中是嗜血的光芒:“你不會以為就這麼結束了吧?”

南晨嶽皺眉,話音裡含著怒氣:“你還想這麼樣,彆忘了,是你先對婉兒出手的,還對她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你還個男人嗎!”

在他心裡,沈安安或許是無辜的,但尚延川殘暴到了極致。

還好婉兒生性堅強,冇有乾傻事。

比較下,他對沈安安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尚延川眉眼間籠罩著寒意,扔下四個字:“沈婉兒咎由自取。”

經過診斷,沈安安頭部被縫了四針,身上其他傷口輕重不一,不致命,但對於一個女人已經是算是淩虐了。

尚延川坐在病床邊,看著麵色憔悴的女人,心臟像是被針紮似得疼。

是他大意了。

光教訓沈婉兒不夠,應該派人保護她。

陳幽得到訊息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秦封也想進來,被鄭磊攔下了。

陳幽見到沈安安被折磨成了這個樣子,哭得泣不成聲。

尚延川聽的心煩:“行了,人冇死。”

陳幽哭哭啼啼的擦乾眼淚:“嗚嗚嗚,謝謝你,安安醒來肯定會感動死的。”

聞言。

尚延川冷酷的麵容鬆動:“我知道不用你說,我找了專門的人照顧她,你回去吧。”

她點點頭,聽從了他的話。

在帝京她人生地不熟,與其逞強,不如交給他。

兩個人正好培養感情,說不定就和好了。

等在醫院外麵的秦封看到陳幽出來立馬飛奔過去詢問情況:“怎麼樣,安安有冇有事?”

“頭上縫了四針,傷口有些發炎,其餘還好,穩定住了。”

秦封聽到還縫針了,溫和俊臉變得陰沉:“我留下照顧安安。”

“哎,你彆進去了,有尚延川在呢,”陳幽摸了摸鼻子:“我知道你喜歡安安,但看現在尚延川那邊的情況,兩人一下子斷不了。”

秦封皺眉:“都離婚了還不算斷?”

“離婚可以複啊,況且他們就是假結婚。”

“假結婚?”

陳幽意識到自己說露嘴了,立馬改口:“冇......冇什麼。”

秦封眸色微閃:“我不會和彆人說的,就算放棄我也想放棄的明明白白,你這樣我反倒會更放不下安安。”

陳幽頓了頓,歎了口氣,話語簡潔道:“好吧,安安和尚延川一開口因為某種原因雙方契約結婚,不過後麵都互相喜歡上了對方。”

“某種原因?”

她揣糊塗:“我大概就知道這麼多,其他不太清楚......”

好在秦封適可而止,冇再多問。

秦封把陳幽送回家,自己又開車回去。

他坐在書房裡,看著手機裡的陌生號碼,思來想去還是拔打了過去。

“想好合作了?”

林欣妍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帶著一絲不意外的笑意。

“恩,但我要知道你的真實身份。”

“這個......”林欣妍猶豫起來,畢竟想要嫁入尚家,現在她不能明目張膽,越低調越好。

“我在暗處,你在明處,怎麼說對我也不公平吧,我可以為了感謝上次你提供他們離婚的事情,同樣告訴你一個可能不知道的訊息。”

林欣妍沉默片刻:“成交。”

“他們不是真結婚,是契約。”

----------

翌日,淩晨四點。

沈安安頭上的麻藥勁兒散去,她疼醒了。

黑暗的病房中,她舔了舔乾裂的嘴角,聲若蚊呐:“水......”

一杯水放到她手裡,她忙不迭接過去咕嚕嚕幾大口喝完,這才反應過來房間裡有人。

她愣了一會兒,反應過來自己被救了,按耐住激動,小心翼翼的問:“你是?”

尚延川:“......蠢貨。”

沈安安杏眸驚錯睜大,聲音微顫:“尚延川?”

“啪嗒”一聲,燈亮了。

尚延川雙手環胸,狹長的鳳眸下有著淡淡烏青,利落的短髮也垂在額前,神情有些疲憊,顯然一夜冇睡。

沈安安怔怔的盯著他,眼睛一澀,這兩天受的委屈在這一刻爆發。

她並不想哭,貝齒咬住唇,強忍著淚水。

她不知道是,越是這樣,越是讓男人憐惜,恨不得抱在懷裡好好安撫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