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和沈婉兒分手

秦封冷笑,把家裡調出來的監控甩在了他眼前:“你看看你女朋友乾了什麼好事!”

薑雨澤拿著手機把視頻看完,緊張的吞嚥了口口水:“舅舅你聽我解釋,我不知道這件事,婉兒善良無辜,肯定也乾不出這樣的事情,這其中肯定有誤會......”

“事實擺在你眼前,你還胡說八道,你眼睛瞎了?”

“就算是婉兒做的,但一定是沈安安先招惹婉兒的,你不認識沈安安,你不瞭解她的性格,報複性很強,尖牙利嘴的,說不定婉兒就是找人嚇唬嚇唬她。”

視頻裡就能看到院子裡的場景,誰知道沈安安進了房間裡,是什麼樣子?

她能傍上金主,也有可能和周浩搞在一起。

再說了,周浩是餘雪推進房間裡的,關他的婉兒什麼事情?

秦封快被自己的蠢侄兒氣笑了:“安安當時怎麼就看上了你?”

薑雨澤一頓,察覺出話裡的不對勁:“舅舅你們認識?”

“不止認識,以後她可能會成為你的舅媽!”秦封壓著怒意,對他警告:“趕緊和沈婉兒分手,不分手你休想得到薑家公司名下的一分錢。”

薑家公司有三分之一的股份是他出的。

他在他姐和姐夫麵前有很大的話語權。

重點是他不能讓這樣的女人給他姐當兒媳婦,太惡毒了。

薑雨澤始料未及:“你說的女人就是沈安安?”

“不然呢?”

“舅舅你不要被她的表麵迷惑,她配不上你!”

“這句話應該我送給你,沈婉兒能對自己的妹妹這麼心狠手辣,他日你為她提供不了利益,下一個被算計的人就是你。”

薑雨澤知道秦封說到做到,他咬牙:“舅舅,你讓我和婉兒分手,是了以後順利娶沈安安進門吧?”

畢竟,姐姐嫁給自己,妹妹卻嫁給了他舅舅。

避免不了會有人說閒話。

秦封冇回答,壓著不爽,扔下一句:“不揭發沈婉兒是給她最後的麵子,我不介意幫你斬斷情絲。”

秦封一走,住在隔壁的薑父薑母趕了過來,詢問薑雨澤怎麼了。

薑雨澤想到秦封說的話,找了一個藉口糊弄過去,冇有說實話。

他害怕一旦說實話,父母也會逼著他和婉兒分手。

沈婉兒前不久拿到了一筆豐厚的嫁妝,眼看著就要訂婚了,不能出錯。

打發走父母,薑雨澤馬不停蹄的下樓去了沈家。

他到沈家時,家裡的保姆告訴他,沈婉兒下午出去後還冇回來。

薑雨澤站在原地思考,擔心她是不是覺得自己闖禍,害怕父母責怪,不敢回家?

很大的可能性沈安安向他舅舅惡人先告狀。

薑雨澤越想越有可能,婉兒膽子小,現在肯定像一隻驚弓之鳥害怕的藏起來了。

思量到這,他對沈沈安安的厭惡幾度增加。

殊不知。

沈婉兒並冇有如他所想的那般,驚慌失措到不敢露麵。

實際上,沈婉兒身穿著性感薄衫裙和周元元在了私家天台上享受著紅酒美食。

“周少,我和你說的合作,你和周董說了嗎?”

“說了。”周元元年紀小,城府卻不淺,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邪笑著道:“你打算怎麼報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