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4章她突然無比想念尚延川

孫楠打個冷顫,吩咐老闆讓沈婉兒帶走。

很快沈婉兒被‘盛裝打扮’身穿妖豔的大尺度製服裝,被關進了巨大鐵籠裡,雙手雙腳被綁住,像個商品一樣被抬到台進行拍賣。

老闆喊出價格為一元,全場沸騰。

隨著接連第一個拍下的男人帶著沈婉兒走進休息室,很快裡麵傳出她的慘叫聲。

尚延川按了按太陽穴,準備離開。

孫楠問道:“來都來了,不玩一會?”

“不了,她還冇醒,我回去看看。”

“你們不是離婚了麼,怎麼,你放不下?”

尚延川漆眸晦暗,冷冰冰道:“看她可憐而已。”

孫楠:“......”

得,嘴硬吧你就。

尚延川開車回到醫院,天色朦朧,天色微亮。

他路過醫院門口賣豆漿油條的小販,腳下一停,要了一份。

她一晚上冇飯肯定餓了。

病房。

沈安安把剝好皮的雞蛋遞給秦封,望著他下巴處猙獰的傷痕,聲音發澀:“是我連累了你......”

秦封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沒關係,我一個男人不注在外表,而且......我也冇保護好你。”

許是昨天傷處太多,他竟然冇注意臉上被劃了一道。

沈安安搖搖頭:“不,你已經對我很好了。”

她隻是皮肉傷,秦封卻毀了容,腿還骨折了。

是她對不起他。

尚延川盯著他們互相為彼此心疼的畫麵,緊握拳頭,青筋繃起,自嘲地笑出了聲。

他轉身把豆漿油條扔在垃圾桶,轉身離開,彷彿從來冇來過。

-------

薑雨澤一早就來了醫院,看著秦封下巴的傷痕,久久說不出來話。

他心裡難受,低下頭,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舅舅比他大幾歲,卻比他成熟不少,無論是在薑家,還是秦家,都是引以為豪的存在。

現在他毀容了,要是家裡人知道了該有多傷心啊。

“彆告訴家裡。”秦封囑咐:“有合適的時機我自己會說。”

薑雨澤壓下心頭的酸澀:“安安她怎麼樣?”

“冇大礙,皮肉傷挺多。”

“我去看看她。”

---------

薑雨澤來到隔壁,沈安安望著窗外發呆。

他看到她這樣,很是自責。

他太無能了,家人和心愛之人一個都冇照顧好。

沈安安對於薑雨澤到來在意料之中。

“安安,你還好吧......”

沈安安衝他勉強笑了笑:“昨晚不太好,現在好多了,不過秦封為了救我......傷得比我嚴重。”

“這是他心甘情願的,”薑雨澤冇有怪她,長長歎了口氣:“但是,你還不打算答應我舅舅嗎,他對你是真心實意的,你在猶豫什麼,心裡還有尚延川?”

沈安安微微怔住,臉上多了幾分恍然。

從醒來到現在,她突然無比想念尚延川,甚至昨晚夢到了他。

可醒來,空空蕩蕩的病房裡隻有她一個人。

見沈安安沉默,薑雨澤不知道是為自己打抱不平還是為了秦封:“尚延川不就是比我們多有點錢麼,有錢人身邊向來不缺女人,你彆把自己陷進去了,他要是真喜歡你,昨天晚上救你的人不應該是我舅舅而該是他!”

沈安安聲音平靜:“不是因為他,我在想其他事情。”

薑雨澤似信非信,把話題迴歸了原點:“你心裡真的對我舅舅一點感情都冇有?他現在臉上有那麼長一道傷疤,肯定有不少女孩子害怕,甚至......嫌棄。”

“我知道你想表達什麼,我很感激秦封也很對不起他,但感情上的事情,我需要好好想想。”

“安安我不是在逼你......”

他隻是覺得舅舅真的對安安很好,女人不就想找個對自己好的男人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