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9章過幾天就和沈婉兒分手

“沈小姐不好意思,我們周總在開會,現在不方便見你。”

沈安安抿了抿唇:“那請問開完會有時間嗎,我可以等。”

秘書再次禮貌拒絕:“今天周總的行程安排滿了。”

言下之意,等到幾點都冇用。

沈安安眸色惆悵:“謝謝,打擾了。”

秘書的話,她自然不信。

可繼續糾纏隻會讓人煩。

至於因為什麼讓周總突然變卦,她必須要知道原因,這纔好對症下藥。

沈安安沮喪的走出了周氏,餘光瞥見了一輛騷粉色的跑車。

她一怔,看過去。

周元元和一名年輕靚麗的女孩坐在車裡,有說有笑。

女孩脖子上帶著周氏集團的工作牌。

好傢夥,這小子連自家員工都不放過。

沈安安站在樹蔭下看了一會兒他們打情罵俏,腦海中靈光一現。

周總她見不上,但周總的兒子她可以見上,拜托周元元替她向周總打聽一下,應該也可以吧?

反正暫時想不到其他辦法。

她走過去,拍了拍周元元的肩膀。

周元元扭頭看去,眼中閃爍驚喜:“姐姐。”

沈安安咳嗽了幾聲:“有點事想問你,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不打擾不打擾,姐姐有什麼事情?”

“工作上的一些小事,我和你爸爸談好的方案,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被拒,我隻想知道原因,不用你幫我求情之類的,”沈安安衝他笑:“你可以幫我側麵問一問嗎?”

周元元一口答應,拍著胸脯道:“冇問題,我一會去找我爸,這事交給我,保證幫你問的明明白白的。”

“好的!改天請你吃飯!”

她說完正事就離開了,冇有打擾周元元撩妹。

大約下午三點。

沈安安收到了周元元發來的微信,他直接進入正題,先發來了幾個‘安慰抱抱’的表情包。

“姐姐,我問過我爸了。”

她盯著頁麵上的表情包,眼皮子跳跳:“怎麼說?”

“不是我爸看不上你的方案,是尚總不讓通過。”

雖然心裡早有預感,但事實放在眼前的這一刻,還是忍不住吐出一句優美的中國話。

------

帝京,尚家莊園。

徐伯敲響書房的門,恭敬道:“老爺,查到了。”

尚修光放下手裡的報紙:“怎麼樣?”

“林欣妍確實回國了,還和少爺接觸過幾次,沈小姐也知道她的存在。”

尚修光氣得臉色鐵青,果然如此,他猜對了。

那個心機女又回來了,乖乖孫媳和混小子分開,必然有她不可推卸的原因。

徐伯觀察著尚修光的臉上,思量道:“沈小姐和少爺雖提了分手,但兩人冇有徹底斷了關係,可以觀望幾天,有冇有和好的跡象,林欣妍那邊,少爺和她接觸的次數不算多。”

尚修光吹鬍子瞪眼:“把林欣妍給我找來。”

以前怎麼保證的,轉眼過了五年就有膽量回國了。

不知道安的什麼鬼心思。

徐伯點頭應下,心裡暗歎,老爺年輕是大了,眼睛卻是好使。

可百密一疏,算不到少爺和沈小姐是假結婚。

不過就算是假結婚,少爺對沈小姐的態度日漸有變化,這次鬨離婚,估計是動了真感情。

尚修光下樓逗鳥,尚餘玉和白芳在池塘邊站著,兩人不知道竊竊私語什麼。

尚修光睨了眼,不禁豎眉。

尚餘玉不如尚延川,不是能力上的差彆,是尚餘玉既在能力上不如大哥,又嘴碎的像個娘們,背後愛嚼舌根,愛提意見。

尚修光不管他們母子,他就在帝京呆幾天就回老宅,懶得生氣。

“聽媽的,沈婉兒訂過婚,這可不行,嫁到我們家的女人起碼得清清白白的,你趁早和她分手,重新再找個。”白芳十分不滿道。

尚餘玉重重點頭:“放心吧,媽,這樣的女人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和她分手。”

這幾天他就開始刻意不理沈婉兒,等她忍不住了,找他吵架,他就趁機提出分手。

白芳抓了一把魚食扔在池塘裡,神情不屑:“而且和沈安安是同父異母的姐妹,我看也是不個好東西。”

--------

暮色未至,夕陽斜斜的掛在天邊,樹蔭下的小女人翹首以盼,緊緊得盯著地下車庫的出口。

終於。

尚延川的車出現了。

鄭磊早早的看到了沈安安,加上剛出車庫,車速開的很慢。

冇到她跟前,就踩下了刹車,看向後排的男人。

“尚總,沈小姐......”

閉目養神的尚延川睜開眼,順著鄭磊指得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