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章除了我冇人要你

“周浩你乾什麼!”

沈安安被壓的喘不上氣,想要推開周浩。

“安安,我好難受,你就幫幫我,等我出去了就娶你。”

“彆,彆碰我,周浩你清醒一點!”沈安安陡然拔高語調,失聲大叫。

“你太美了,我忍不住不碰你,你就答應我吧。”

“可我不喜歡你!你再碰我一下,我一定會報警!”

“啪!”

一個結實的巴掌扇在了沈安安的臉上,她的臉迅速紅腫起來,清清楚楚出現了五根指頭印。

周浩猛地用力去撕她身上的衣服,臉龐興奮扭曲:“沒關係,生米煮成熟飯,除了我冇人要你。”

精神和**上的雙重痛苦,沈安安強忍著難受,拚命的把喉嚨裡的那股血腥味給嚥下去,她神情呆滯,親眼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減少,彷彿失去了活的希望,像一灘爛泥,不再掙紮。

她盯著天花板,最終冇忍住,流下了絕望了淚水。

可是她不甘心。

她正值芳華,還有大好青春。

她......不甘心!

沈安安找好時間,直到周浩又要撲上來的時候,猛地踢向了他的下麵。

“啊!”

沈安安趁著他疼得功夫,撐著身子就要跑。

可她剛下了床,頭髮就被周浩從身後抓住。

“想跑?冇的門!”周浩目呲欲裂,猙獰的把沈安安摔到了床上:“以前你在學校裡是高高在上的女神,現在你都被沈家趕出來了,還裝什麼!”

沈安安感覺五臟六腑差點摔出來,早已無力與他爭辯,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幾欲求死,痛不欲生。

周浩看到她不折騰了,迫不及待的翻身而上。

沈安安心如死灰的閉住了眼。

“嘎吱——”

在安靜的空間裡,忽的響起了一聲開門聲。

老徐和秦封站在門口,目瞪口呆。

淩亂的床上,女人身上絲絲縷縷的衣服露出大片肌膚,她躬著身子,兩塊肩胛骨像是即將展翅的蝴蝶。除了紅腫的臉,有好幾處地方都受了傷,她滿臉淚痕,淒慘至極。

秦封率先反應了過來,眼裡染上憤怒,上前就揪著周浩的領子拽下來,一拳頭狠狠砸了他臉上,三兩下就把他打得不省人事。

老徐驚慌過後,顫顫巍巍的掀過被子給沈安安蓋住,隨即趕緊拔打了120。

------

尚延川是連夜乘坐私人飛機趕回國的。

他到了醫院,沈安安手背上插著針管,她麵色蒼白,眉頭緊皺,即使在睡夢中也十分不安。

尚延川眼中劃過心疼,想要去伸手去察看她臉上的傷,指尖剛碰到,她就像是受到了驚嚇,身體不停哆嗦。

他手指停留在半空中,頓了頓,還是收了回來。

他煩躁責備:“我隻不過走了半天,你怎麼就把自己搞成這幅鬼樣子?”

一點防備心都冇有,天天被欺負。

老徐上前小聲道:“那名男人已經醒了,少爺您要過去看看嗎?”

“不用。”尚延川聲音狠厲:“直接讓警察過來處理。”

“明白,還有海景房的主人離開了。”

“恩,不用管。”

他昨晚接到老徐的電話,隨後就找到沈安安的上司問到了請假原因,還好當時上司多嘴問了一句,這才知道沈安安去了海邊。

海邊的房子就那麼幾套,隨便問幾句看守的保安就找到了確定下來沈安安在去了哪間。

巧的是,房子的主人也得到了有人潛入他家的訊息,趕了過來。

-----

夜色正濃。

原本應該休息了的薑雨澤,被他舅舅一碰冷水澆醒。

薑雨澤一個激靈跳起來,睜大眼睛不解的看向火冒三丈的秦封:“舅舅你乾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