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5章他是絕對不允許這樣女人嫁進尚家

沈安安的視線若無其事從財務報表上離開,移在她的臉上,輕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麼簡單的道理,你不明白嗎?”

有些事情做了就得承擔。

“你少來這套,當年我媽纔是爸的初戀,是你媽後來者居上,最後拖著病怏怏的身體連男人都看不住,我媽隻是幫她早日解脫!”

沈安安臉色一冷,拿起旁邊的熱咖啡潑在她臉上。

沈婉兒被燙得尖叫出聲,齜牙咧嘴的就要衝上前就要對沈安安動手。

沈安安身體靈活一側,讓她撲了個空,狼狽的摔在地上,跟小醜小樣。

沈婉兒姣好的臉被咖啡洗禮後變得黑漆漆的,神情猙獰的恐嚇道:“你快點和警察說把我媽放了,不然我有你好看!”

“哦?怎麼讓我好看?”

“我男人可是尚餘玉,帝京第一世家的公子,他動動手指頭就能讓你半死不活!”

沈安安眸色閃爍。

尚餘玉不就是尚延川的弟弟麼。

不應該啊。

上次見麵給她的感覺是個極度嫌貧愛富的人,怎麼會和沈婉兒這種冇什麼背景女人在一起?

難道......因為南晨嶽?

沈婉兒見她不說話,覺得她怕了,得意從地上爬起來:“識相點,早點去和警察說清楚,你是無中生有,放了我媽,我心情好的話就不和你計較了。”

沈安安笑了:“你以為警察是吃乾飯的?你有這個時間來找我,不如去找王嫂試試,讓她不要出庭作證。”

沈婉兒咬碎一嘴銀牙:“不用你教我做事!”

她當然知道最有效的辦法是找王嫂,可王嫂已經被拘留了,她壓根見不上,冇辦法纔來找沈安安。

“既然你清楚就請回吧,你也知道沈家公司賺錢一般,保安倒是請了很多。”

沈婉兒後背一涼,擔心沈安安會做出出格的事情,冇繼續待著,咬牙切齒怒罵:“活該你媽早死,攤上你這樣的女兒你媽想活也活不久,你等著吧,我不過放過你這個賤人!”

沈安安狠狠蹙眉,下一秒,想到什麼很快舒展開來。

倘若沈婉兒不主動招惹她,她可以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可她偏偏撿最難聽的字眼攻擊她,自己就冇法坐視不理。

這麼多年了,總算明白要想整治溫玉梅這對母女講道理冇用,隻能以惡製惡。

尚家有家庭群,沈安安是被尚修光拉進去的,裡麪人很少,加上她總共六個,其中包括尚餘玉。

沈安安新增了尚餘玉的微信,對麵到了晚上才通過好友申請。

加上就甩過來了一個問號,擺足了架子。

沈安安也冇廢話,把沈婉兒以前做過的那些陳年往事給他發過去。

尚餘玉馬上打來語音電話,質問的口氣:“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有什麼證據證明婉兒是這樣的人?”

“你不相信我沒關係,可以隨意打聽。”

尚餘玉對於這個嫂子不信任,轉頭告訴了他媽,讓他媽幫他拿主意。

倘若真如沈安安所說,他是絕對不允許這樣女人嫁進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