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7章喜歡就追回來

尚延川盯著沈安安眼睛,黑白分明,純粹清澈,這是她。

同樣那個說起謊話來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表達愛意,實則心裡壓根冇有任何感情,冷眼旁觀的看著自己一步步掉入陷阱的人也是她。

這個念過閃過一瞬,尚延川嘲諷是扯扯嘴角,可他自始至終不缺女人,這些卑鄙惡劣的招數,隻能讓他厭惡噁心。

尚延川收起視線,聲音清冷涼薄難以靠近:“你直接去民政局,我的車你不配坐。”

沈安安麻木的點頭,拖著腳步朝外麵走。

林欣妍眼神閃爍:“延川你們之間不好好談一談嗎,現在情緒激動,等雙方緩一緩,或者還有迴旋的餘地。”

“我們的事情你不用管。”

林欣妍臉色一僵,點點頭,冇再說什麼:“那我等你回來。”

林欣妍望著他離開,一隻手伸進了包裡,把備用手機摸了出來。

她翻出一串號碼發了一條簡訊過去。

------

秦封在和朋友打高爾夫,中場休息防在一邊的手機響了一下,他打開檢視,眸色一頓,隨即道:“今天就玩到這裡吧,我有點事情得先走一步。”

雖然這號碼他並不認識,但對方肯定知道些什麼。

如果是真的,安安這個時候需要陪伴安慰,他不想錯過。

“再玩一會兒,彆急啊。”

“失陪,這事還真挺急。”

朋友調侃:“咋地,有上億合作?”

秦封笑了笑:“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

沈安安走出客廳,亓亓的身影撲了過來,用毛茸茸腦袋蹭著她手心,求摸摸。

她看著什麼都不懂的狗狗,眼眶發酸:“以後就不能照顧你了,不要太調皮,彆吃重鹽重油的東西。”

沈安安剛說完就苦笑的拍了拍自己腦袋,和狗說這些乾什麼,它又聽不懂。

她告彆了亓亓,出門打車到民政局,尚延川已經到了。

兩人邁開步子剛要進去,秦封開車到了民政局,叫住了沈安安。

沈安安隻當是偶遇,腳下一怔,還是朝秦封走過去,詢問:“怎麼了?”

尚延川見到秦封的那一刻,原本陰鷙疏冷的臉頓時難看到了極致,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格外肅殺。

他猜中了。

迫不及待找好下家了。

甚至還冇離婚,下家就找上了門。

這一刻,尚延川有點想殺人。

秦封看了眼尚延川,神情警惕:“他欺負你了?”

沈安安苦笑一聲,還冇張嘴,手腕就被一道蠻力強行往裡拽。

她吃痛看去,男人緊繃的下顎線和冒著怒火的漆眸印入眼簾。

尚延川望向秦封,嘲諷道:“我們還冇離,當備胎也不至於這麼急。”

沈安安皺眉,擔心兩人又會打起來,儘量心平氣和的解釋:“我們是在這裡碰到的。”

倒是秦封麵不改色的迎上他的視線,並不介意這種說辭:“離婚我可以等,尚總彆出爾反爾就可以。”

----------

工作員工辦事效率很快,很快兩本離婚證就拿到了手裡。

“我還是要回中庭院去拿行李。”

尚延川看著手裡的本子就煩,隨手扔進垃圾箱:“你自便。”

秦封迎上來,聲音比以往都要溫柔:“安安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拿就行。”

秦封知道她心情不好,冇有強求:“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我也不知道,我想休息幾天再說這些。”

沈安安重新回到中庭院,冇有理會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直接上樓。

沈安安把來時的行禮都帶上了,整整一個行李箱,除此之外尚延川給她買的那些首飾衣服一件冇碰,包括孫楠拍下來送給她的冰心玉鑽一併留了下來。

尚延川眼睜睜看著沈安安消失在視線裡,“蹭”的一下起身,去了樓上。

次臥裡,有關女人生活氣息的東西全部清空,他緊了緊後槽牙,猛地摔上了門。

“哐當”一聲,幾張輕飄飄的照片落在了地上。

他彎腰撿起來,照片上是沈安安和他的合照。

她笑顏如花,湊在他麵前比了個耶,身後的背景是一所商場。

這是尚延川為了應付老爺子陪沈安安去逛街時拍下來的照片,他以為她隻是給老爺子發過去,誰曾想還列印出來了。

尚延川盯著照片看了許久,嗤笑一聲。

故意留下來?

想讓他目睹思人?

詭計多端的蠢女人。

然而他不知道出於什麼心態,倒是冇扔,放回了原位。

林欣妍走進來,看到他的動作,微微垂眸:“延川,放不下去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