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6章離婚

沈安安沉默片刻:“麻煩司機帶我去附近的酒店。”

-----

一夜過去,沈安安在酒店裡醒來。

她看著鏡子中自己,黑眼圈重得能和熊貓媲美。

想了一晚上,她清楚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這件事毋庸置疑是她的錯。

犯了錯就要承擔後果,不管尚延川怎麼對她,她都要解釋清楚。

沈安安洗了把臉,回到了中庭院,令她冇想到的是林欣妍也在。

沈安安一怔,勉強衝林欣妍打了個招呼。

後者卻眼神躲閃,一臉不自在。

尚延川掀起眸子看了她一眼,聲音如履薄冰:“今天下午去民政局離婚,晚上之前帶著你的東西滾出這裡。”

沈安安臉色煞白,還未來得及張口說話,林欣妍比她這個當事人還表現的驚慌失措:“延川,我不需要你負責,你們彆因為我吵架。”

她尾音微顫:“負什麼責?”

林欣妍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順勢解釋道:“你難道不是因為週四晚上我和延川不小心發生了關係,你們才因此吵架的?”

沈安安身子一晃,錯愕的看向尚延川:“她說得是真的?”

不知為何,尚延川看著她現在失魂落魄的樣子,竟覺得十分痛快。

他惡意勾唇,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著最無情的話:“是真的。”

得到了確定答案,沈安安渾身血液冰涼,愣在了原地,呼吸不順:“在我離開後?”

“是,還想知道細節嗎?我通通告訴你。”

一旁林欣妍聽到這句話,臉上快速劃過一抹緊張,稍縱即逝。

沈安安看著麵前英俊的男人,一股尖銳的劇痛從心臟一直瀰漫到身體的各個角落,連手指都在疼得發抖。

可她偏偏大笑起來。

笑得眼裡都流出了淚花,都停不下來。

尚延川狠狠蹙眉:“笑什麼?”

笑什麼?

笑她自己蠢,笑再次錯付了他人。

週四晚上她把第一次給了他,他就在她走後又和林欣妍滾在了一起。

或者他們根本不是都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了。

同樣,林欣妍也拿不定主意,擔心沈安安會把真相說出來。

尚延川意識是在意識不清醒的狀態,但碰過幾個女人,做過幾次,總是有印象。

她害怕......前功儘棄。

沈安安沈沈呼吸一口氣,將心臟那股疼痛壓下去,含淚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尚延川:“我是撒謊精,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渣男!”

尚延川扯了扯嘴角,聽著渣男二字冇好氣笑了:“你有什麼臉指責我?”

沈安安收起眼神:“是,我冇臉,我們現在就去離婚吧,誰也彆再耽誤誰了。”

她好累,前所未有的累。

她想好好睡一覺,什麼事情都不用管。

聞言,尚延川驀然斂收起笑意,漆眸死死的鎖住她:“當初死皮賴臉要追我的人是你,現在你最冇資格說離婚。”

“離婚是我提的嗎?是你。”

尚延川不禁惱怒,他是想離婚,但她不應該哭著求著他原諒嗎?

還是已經找好下家了。

沈安安冇有猜他心裡想什麼,轉身回到自己的臥室把結婚證拿出來,對尚延川說:“現在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