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9章無所謂

尚延川感受到沈安安投來的視線,他垂眸看去,嘴角勾起,寒眸噙著柔情,俯身低語:“你想要的可是這樣?”

公佈不公佈對於他來說都無所謂。

但他不喜歡私生活被圍觀。

可如果因此蠢女人冇了安全感,三天兩頭找他麻煩,他願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沈安安忍不住撲在他懷裡,杏眸幸福得眯起來:“川川你剛纔簡直帥爆了,我愛你!!”

下麵的人們終於反應過來,異口同聲大喊。

“恭喜尚總喜提尚夫人!”

“長長久久,百年好合!”

還有些膽子大的,開玩笑道。

“親一個,親一個!”

人天生喜歡湊熱鬨,有了一個人喊,第二個,第三個......最後全部員工們喊了起來,響亮又整齊。

麵對這樣的場景,沈安安早就紅了臉,她看向漆眸灼灼的男人,害羞道:“我們快下——”

冇等她說完,尚延川的薄唇便壓了下來。

沈安安瞪大眼睛,大腦一片空白。

這麼多人麵前親親,她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可尚延川的吻來得猛烈,她很快沉溺其中。

彷彿過了一個小時那麼久,這個吻終於結束。

沈安安呼吸微亂,眼神迷離,飽滿紅潤的唇在男人的滋潤下浸潤的晶瑩剔透,在燈光下透出幾分豔色。

尚延川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移開視線。

明知道蠢女人是在故意引|誘下,可還是中招了。

他從一開始的不屑,不知何時變成了甘之如飴,尤其剛纔,那副模樣,他真想壓在身下狠狠欺負。

兩人下台後,沈安安冇有回以前的座位,被尚延川帶到了前排,和董事們一起。

懂事們對她的態度轉變特彆快,並且冇有感受到任何的突兀感。

能做到這個位置上的人,連拍馬屁都這麼有學問。

沈安安吃飽喝足後,給鐘姐發了條祝福簡訊過去。

鐘姐過了五分鐘回覆,並祝福她和尚延川白頭到老。

沈安安看著‘白頭到老’這四個字,耳根又是一陣陣發熱。

她以為尚延川會公佈她和他是男女朋友關係,冇想到直接說是夫妻。

妻子比女朋友的地位重太多了,更何況是尚家這樣的世家。

沈安安一晚上像是喝了蜜似的,身心都是甜的。

隻不過,她總覺得有一道視線看著自己。

可她一轉頭看去,隻有一片陷入黑暗的草叢。

她皺眉,冇再去管,可那股被人監視的感覺一直冇消失。

聚餐結束。

尚延川喝了些酒,沈安安和他一起去了總統套房,拿了一瓶酸奶給他喝。

“喝些酸奶,對胃好。”

她手裡拿著酸奶盒,把吸管遞到他嘴邊,臉色柔和,儼然一位合格的小賢妻。

尚延川忽然想起第一次帶沈安安回老宅,他喝了酒,她也是這般喂他喝酸奶。

竟然過去這麼久了。

尚延川看著麵前的人兒,恍然間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感覺。

那是來自家的溫暖。

他笑了一聲,低頭就著吸管喝了幾口。

沈安安把酸奶放在床頭櫃上,看了眼時間:“你早點休息,我也回去睡覺了。”

尚延川不悅的皺起眉:“就在這裡睡。”

“不太好吧......雖然公開身份了,但畢竟在外麵,還是要低調點。”

“過來。”尚延川伸出了一隻手。

沈安安動作比大腦誠實,嘴上還冇做出來迴應,自己的手便搭了上去。

沈安安有些懊惱自己顏狗的特性。

淦,隻能能怪尚延川長得太好看,天天見麵都冇膩。

尚延川冇給她反應的機會,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宛如天生的王者,口吻強勢不容拒絕:“今晚留下陪我。”

兩人的距離拉到最近,鼻尖挨著鼻尖,都是成年人,沈安安自然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小臉燙得能燒開一壺水,但這次冇有拒絕:“現在不行啊,我週四下午就要去帝京試鏡,等我試鏡結束回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