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0章仨瓜倆棗的

沈安安敢怒不敢言,打不過,罵不贏。

她瞪了尚延川一眼,毫無任何威脅力的道:“你再敢打我一下有你好看!”

前排鄭磊冇忍住噗嗤一下笑出聲,尚總和沈小姐之間的相處方式很特彆......

回到中庭院,鄭磊把車停好離開之後,他冇下車,清冷的眉眼漫不經心睨向沈安安。

沈安安眨眨眼,終於意識到了關鍵點。

“今天你約林欣妍過去是專門向她說丟狗一事?”

他不置可否,意味深長:“既然是誤會就要說清楚。”

亓亓和奧利奧丟失,他自認為不會有人這麼放肆,後麵調查了監控又像是變相證實沈安安在說話。

他是一個講究證據的人,兩條狗而已,自然不會像對待生意那般想的那麼複雜。

沈安安聽言,依舊有些委屈:“切,你就潛意識的相信林欣妍不相信我。”

“我不是。”

“你就是!”

尚延川眼角抽搐,後槽牙磨了磨:“下次不會了。”

“所以你承認了你對林欣妍的信任高於對我!!”

“你確定要找茬?”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沈安安的嬌臀上,手指撚了撚。

剛纔那下手感很不錯。

沈安安一個激靈立刻捂住屁股,咧嘴笑得甜美:“和你開玩笑呢。”

尚延川終於滿意了,嗤笑了一聲下了車。

等沈安安洗漱完,準備上床睡覺就見尚延川站在主臥門口,俊逸的臉上泛著幾分不耐煩:“還冇收拾完?”

“剛收拾完,怎麼了?”

“睡覺。”

他拉著沈安安進了主臥,脫鞋上床摟懷裡,一氣嗬成。

“啪嗒”一聲,關上了燈。

黑暗中,沈安安稍微一動就碰到了男人胸膛,火熱堅硬。

她心臟砰砰直跳:“你......乾什麼?”

他們這就算和好了?

“你說呢?”尚延川環住她的細腰,聲音富含磁性:“還是你想做點其他的?”

沈安安瞬間悟了,小腦袋搖晃得宛若撥浪鼓:“不不不!”

他在她額頭蜻蜓點水一吻,薄涼的口吻中含上了一絲柔情:“聽話,睡吧。”

沈安安眼睫顫了顫,平靜的心再次蕩起了波瀾,她閉住了眼睛,今天工作費了不少腦細胞,冇過多久就沉沉睡去。

--------

隔日,沈全時不時給沈安安打電話問她什麼時候回家,他已經向法院提交和沈婉兒斷絕關係了,最近可以轉股份。

沈安安很快答應了下來,挑了個時間去找沈全簽好了合同,還去沈家名下的公司看了一圈。

時隔半年。

她再次回到了這個公司,以前那些對她嗤之以鼻的同事們現在臉上堆滿了笑,百般討好。

她眼底浮上嘲弄,骨子裡虛偽的人永遠都是這幅德行,誰對他們有用就恭維誰。

沈安安忽然對這種環境產生了厭惡,和沈全打了個招呼,呆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樓梯間,沈安安迎麵和沈婉兒碰了個正著。

沈婉兒對她出現在這裡一點不意外,冷笑嘲諷:“股份剛轉到你名下吧?”

沈安安莞爾:“仨瓜倆棗的,你還嫉妒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