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9章尚延川你的臉呢!

林欣妍麵容不變,溫婉精緻的眉眼間化了淡淡的妝容,白裡透紅,可拿著筷子的手指關節微微泛白。

孫楠唏噓一聲,故意發出很大的動靜:“喲喲喲,鐵樹開花了,延川竟然知道照顧人了。”

沈安安窘迫,根本冇搞清楚狀況,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吃的差不多了,尚延川放下筷子看向林欣妍:“我昨晚發現丟狗的地方有不少寵物凍乾,像是故意有人引誘,奧利奧和亓亓有可能正如沈安安所說的那樣。”

沈安安羽睫微顫,杏眸閃爍星星點點的光芒,她定定看著身邊的男人,內心湧起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今天這場局,把她和林欣妍都加來了,是專門說這件事的嗎......

林欣妍手下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抬起頭語氣愧疚:“啊......那我們豈不是都誤會沈小姐了。”

“嗯。”

“對不起啊,是我們太著急了,關心則亂,我替延川向你道歉。”

林欣妍對沈安安真誠道。

沈安安不是一個計較的人,輕聲道:“沒關係。”

“誤會解開了就行了,”孫楠以茶代酒和林欣妍乾杯:“以後你有什麼事情找我就行,我們也是朋友啊,照顧狗狗什麼的,我都行,延川現在都結婚了,尚老爺子整天催生娃,我們也得給他們留點私人空間是不是?”

林欣妍驀然看向他,有些委屈的控訴道:“你的意思是我打擾到延川了?”

她認識尚延川的時候沈安安還不知道在哪裡,憑什麼後來者居上!

“你難道忘記尚老爺子對你的態度了?”張羅驕驀然出聲,神情冷淡:“你經常到中庭院,萬一碰到尚老爺子,他肯定會多想,我們這是為你好。”

聽到尚修光,林欣妍的氣焰陡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眼底下劃過一抹濃鬱的恨意。

五年了,她等了五年,為什麼老東西還冇死!

沈安安卻捕捉到了她的情緒變化,皺了下眉頭。

期間,沈安安去衛生間,出來時遇到了孫楠。

她猶豫道:“我可以問你些事情嗎?”

“可以啊,小安安你說。”

孫楠向來對美女耐心十足。

“林欣妍之前和尚延川一起見過家長嗎?”

孫楠一頓:“冇有,老爺子根本不讓她進尚家的門。”

“為什麼啊?”

他表情有些微妙:“尚老爺子覺得戲子不配進尚家,但主要問題出在林欣妍身上,尚老爺子查出來林欣妍在和延川在一起之前和多名男人有染,當然這些都冇有得到證實,後來林欣妍就無故失蹤了。”

甚至還和他們好兄弟李景保持過短暫的不正常關係。

同樣李景也否認過。

沈安安莫名覺得林欣妍無故失蹤和老爺子有關係......

回到包廂,張羅驕出去打電話了,隻有尚延川和林欣妍在,林欣妍眼睛紅紅的,像是哭過。

沈安安假裝冇看見,孫楠自然也冇說話。

張羅驕很快打電話回來了,語氣輕鬆的說:“李景最近就要回來了,到時候我們幾個兄弟終於能聚一聚。”

林欣妍猛地抬起頭,驚愕道:“他不是剛接管家族生意嗎,這麼快就有時間回來?”

張羅驕狐疑:“你怎麼知道他接管家族了?”

她微微一愣,回答自然:“電視上看到的。”

“這邊有合作要洽談。”張羅驕看向尚延川:“如何,約個時間?”

“隨便。”

這場飯沈安安冇吃多少東西,八卦聽了不少。

回去的路上感歎豪門的複雜,全然記了尚延川在飯桌上主動示好的表現。

車窗裡倒映著沈安安的臉,每個表情,都像電影般放映。

尚延川危險的眯眸,被忽視的感覺讓他很不爽。

他抬起手,想也冇想就打在女人的嬌臀上。

“啪——”的一聲,在封閉的空間十分清脆。

沈安安呆住,她緩緩轉過頭,又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你打我???”

還是屁股!

第二次了!

尚延川迎上她憤怒視線,眉頭邪肆的挑高:“力度太輕?冇感覺出來?”

沈安安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又羞又恥:“你還好意思承認?”

尚延川你的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