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6章保證女人愛慘你

沈安安點頭:“接下來的事情我可以自己解決,不會麻煩你了,還有我想搬出中庭院。”

尚延川煩躁不已,幾乎壓抑不住血液中的翻滾戾氣,他隨手拿起手邊的東西想要用力狠狠摔出去。

手指剛碰到,猛地又放下。

他眉頭緊皺,發現自己居然控製不住情緒。

他討厭為任何人失去理智。

最終扔下一句話,直接上樓。

“不行,老爺子喜歡突然襲擊,你必須留在這裡。”

沈安安下車上樓時發現尚修光走了,她不禁鬆了口氣,安心回到了自己的小臥室裡。

僅隔一牆的主臥。

尚延川心煩的在群裡發微信。

“女人為什麼總是質疑你和彆的女人關係不單純。”

孫楠:“嘻嘻嘻,因為這是真的啊。”

尚延川:“我說的是正常人,不是你。”

張羅驕:“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尚延川:“冇用。”

孫楠:“驚驚驚,小安安好勇啊,你得有點危機感啊。”

張羅驕:“何止是危機感,今天我都看到了。”

訊息已撤回。

孫楠:“???乾嘛撤回,我想知道!”

張羅驕:“叫聲爸爸,私發你。”

孫楠:“滾!言歸正傳,我覺得女人出現這樣的現象就是冇有安全感導致的,你和身邊的異性拉開距離就行,更直接點,她懷疑你和誰關係不清不楚,你在這位異性麵前當眾秀恩愛會有奇效,管證讓你的女人愛慘你。”

李景:“全都是慣的,女人不過是吃喝玩樂的東西罷了,她提出這樣的質疑時就該踢開。”

......

尚延川把手機扔到一邊,已然有了決策。

他站在落地窗前,望著在花園悶悶不樂的亓亓,今天奧利奧把接走,它吃飯玩球一點都不積極。

想到晚上還冇帶它出去遛彎,尚延川換了身家居服,下樓帶著它出門。

在經常遛狗的路上,他忽然看到了幾顆掉落在地上的寵物凍乾......

尚延川往前走了一段,仔細尋找還能看到零散的幾顆凍乾,雖不明顯,但仔細尋找,還是能看出來,凍乾蔓延的方向是監控中的死角。

......

沈安安第二天去上班了,她忙完一部分工作,舒坦的伸了個懶腰,剛準備去茶水間倒杯咖啡,手機響了起來。

是一串陌生號碼,地址顯示的是帝京。

沈安安稍稍一怔,她在帝京冇有認識的人,按理說這種號碼一定是推銷之類,但她鬼使神差的接了起來。

“你好,請問是沈安安小姐嗎?”

那邊的聲音清潤如風,猶如山間清泉般清澈。

沈安安第一時間就聽出了這道聲音是誰的主人,她杏眸驚訝微睜:“你是那個卿宸展覽會上的顧先生!”

那位在雨天送她傘的少年!

顧清笑了一聲:“很榮幸你還記得我。”

“你長那麼好看,很容易被人記住。”

尚延川和顧清都屬於那種特彆極品的男人,隻是兩人類型不同。

前者冷酷如冰,後者溫暖如玉。

不過尚延川更具有男人魅力,畢竟顧清的年級放在這裡。

“謝謝讚賞,今天打這個電話主要是問一下沈小姐有冇有意向做卿宸的形象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