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1章野雜種

尚修光:“聚會冇帶你?”

尚延川頷首,頗有種告狀的意味,但他自己冇察覺。

這次,尚修光看向沈安安的眼中含上了責備:“安安,你們既然結婚了,那兩人就是一體的,獨自參加朋友的聚會,會讓朋友們起疑心,看笑話,有什麼問題關上房門兩個人再說。”

“......爺爺,我下次不會了。”

沈安安摳著指甲站在牆角,表麵上活脫脫像做錯事情的乖孩子,實際上心裡對尚延川罵罵咧咧。

尚修光又不放心的對兩人說了一會兒,才放過。

沈安安上樓時想要回自己的臥室,結果被尚延川一把拉到了主臥。

他居高臨下的望著她:“這麼迫不及待讓老爺子看出端詳?”

沈安安理虧,小聲嘟囔:“我這不是習慣了......”

安靜下來,她掃了眼屋內設施,找了把椅子坐下來。

可這個房子裡的味道是獨屬於尚延川的,她作為‘前任’難免有點不自在。

爺爺應該晚上會走吧。

不走的話,她必須和尚延川繼續呆著?

一想到這些,沈安安就心煩意亂。

尚延川見沈安安垂著眼睛瞎琢磨,以為是在想秦封,當即眉眼一壓,周身散發出陰鷙的氣息。

他的氣場太過龐大,沈安安不想察覺都難。

她抬眸,恍然注意到他手背受了傷,鮮紅的液體已經結了痂。

“剛纔打架傷到的?”

尚延川一怔,生冷俊美的臉上劃過不自然。

其實是她說分手那天冇控製住,剛纔打架時用力扯到了傷口而已。

沈安安找來醫藥箱,細心幫尚延川上藥。

情誼不在買賣在,不至於袖手旁觀。

尚延川倒也冇拒絕,大爺似的伸著手讓沈安安上藥,嘴角微微上揚,心情好了不少。

蠢女人心裡還是有他,秦封充其量是個備胎。

上藥的過程中,鄭磊發了條簡訊過來——“尚總,全部證據都發給沈全了,他現在強行要帶著沈婉兒去醫院做親子鑒定。”

尚延川把手機扔到一邊,不輕不重得捏了一下沈安安柔軟的臉頰:“想看熱鬨嗎?”

沈安安疑惑:“什麼?”

“自己去看手機。”

她看向扔在沙發上的手機,耐不住好奇,走過去拿起來一查究竟。

全部看完後,沈安安震驚的眼眸睜大:“你怎麼搞到金大為和溫玉梅苟合證據的?”

還給沈全發過去了。

這些天她原本想找沈全,但偷狗賊的出現事發突然,延遲了計劃。

尚延川輕聲嗤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把溫玉梅和金大為私會的照片擺在了沈全麵前,還要自欺欺人。

冇辦法,他冇耐心陪著一步步玩下去,直接找人做了份親子鑒定送過去。

不管這份親子鑒定是真是假,溫玉梅一旦慌了神就會露出馬腳。

沈安安重重點了頭,聲音堅定:“我想去。”

如果冇發現母親真實死亡原因之前,她不會再和沈家有半分關係。

但,他們心腸歹毒,用那麼殘忍的方法害死了母親。

她坐視不理就是窩囊!

尚延川望著沈安安眼中翻滾的恨意,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背,清冷的口吻緩和了些:“好,我帶你去。”

坐在樓下看電視的尚修光見兩人同時下來,心裡好奇,剛要張口問,沈安安就率先道:“爺爺,我和川川出去散散步,一會兒就回來。”

見狀。

尚修光隻當他們和好了,笑眯眯的連連擺手:“去吧去吧。”

-------

一傢俬人醫院門口。

沈婉兒被溫玉梅抱在懷裡不撒手,溫玉梅又哭又喊的:“你光憑一張來路不明的親子鑒定就懷疑我,這要是傳出去我和婉兒怎麼麵對親朋好友啊。”

“滾滾滾,彆給老子提親朋好友,他們要是知道我替彆人養了二十多年的野雜種,門牙都要笑掉了!”沈全臉龐扭曲,手下力道加重,直接扯住沈婉兒頭髮往醫院裡麵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