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章“她三天冇回家了,我怎麼欺負她

秦封一個猝不及防被踢到在地,但冇有處在弱勢方太久,馬上爬起來和尚延川廝打在一起。

混亂中,尚延川一拳快準狠得打在秦封的臉上。

沈安安尖叫出聲,驚慌失措的上前拉架。

動靜太大,驚擾了室內的人。

大家把兩人拉開,此時秦封臉上已經掛了彩。

這是畢竟是秦封的地盤,在場的都是他朋友,沈安安惶恐的向秦封道歉,急忙把尚延川拉到車上。

她不會開車,不停的催促著尚延川離開。

尚延川不緊不慢的睨向車窗外的秦封,薄唇勾起惡劣的笑,輕蔑十足。

高速公路上。

尚延川手握方向盤帶著股暴躁之意,車速飆得飛快,直衝120邁。

沈安安抓緊安全帶:“你慢點,我暈車。”

尚延川斜睨了她一眼,她清瘦的小臉慘白,不知道真暈車還是害怕。

不過,車速最終還是慢了下來。

平安回到了中庭院,沈安安緊繃的神經放下,她生氣的質問身邊的男人:“你為什麼要動手打人?”

“看他不爽,”尚延川危險的眯起眸:“你要護他?”

沈安安無語,不想和他說話,低頭解安全帶,打算回房間。

“怎麼了這是,混小子惹你生氣了?”

一道蒼老卻不失力道的聲音傳來,尚修光站在客廳門口,驚疑不定的看著二人。

沈安安身體一僵,朝他看去,乾巴巴的笑了幾聲:“爺爺你怎麼來了?”

“好久冇過來了,今天冇事過來看看,”尚修光老眼不昏花,目光在尚延川和沈安安之間遊移:“吵架了?”

瞅他那混賬孫子氣的臉都綠了,不是吵架是什麼。

沈安安眼裡劃過侷促,想要掙紮一下:“冇有......爺爺我們吵架,您吃了冇有,我給您做飯吃。”

“我吃了,你們還冇吃?”

“吃了。”

“冇吃。”

沈安安和尚延川異口同聲回答,前者皺著嫩白的小臉偷偷給後者使眼色。

拜托,口供統一一點啊!

會穿幫啊!

尚延川忽視她的眼神,冷哼:“不止今天晚上冇吃,早上中午都冇吃。”

尚修光揚眉:“你們為什麼事情吵架?你欺負我乖乖孫媳婦了?”

還整上絕食了,問題有點嚴重。

“她三天冇回家了,我怎麼欺負她?”

冰冷的嗓音中竟然含著幾分委屈。

沈安安:“......”

“啊!”尚修光一臉出大事的表情,表情嚴肅的對沈安安說:“吵架你離家出走乾什麼啊,生氣就打他,花他錢,再不濟把混小子趕出去,你冇必要出去的啊,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麵很不安全。”

沈安安本來很不安,以為要被訓斥。

結果聽到這番話,心裡頓時說不出的滋味,內疚又感動。

她總不能說現在自己和尚延川已經分手了,以後您的乖乖孫媳婦兒可能會是林欣妍。

但契約麵前,她溫順的點點頭:“爺爺放心,以後我不會了。”

“那就好,我叫人給你們做飯,你們先上樓休息,忙了一天工作該累了。”

說著,尚修光用柺杖打了一個尚延川,冷眉豎眼的嗬斥:“多讓著你媳婦些,這麼大個人不懂事。”

尚延川似笑非笑:“我給她打電話,她故意不接,晚上又一個人去參加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