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9章屬於霸王條款

張羅驕盯著手機,訊息發出五分鐘冇見迴應。

他乾脆又直接給尚延川發了條簡訊。

“你不會還在忙工作吧?”

“不會吧不會吧,真有人因為忙工作丟了老婆?”

這綠帽子帶得一點都不冤枉。

------

秦封的生日會在一所獨棟彆墅裡。

尚延川踩住刹車,目光透過不遠處的落地窗準確無誤的鎖在沈安安身上。

女人手拿紅酒杯,麵容巧笑嫣然的與一旁秦封聊天,一點都看不出來剛分手的樣子。

他真蠢,居然以為那件西裝是買給自己的。

尚延川怒極反笑,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齒,猶如鬼魅。

他拿出手機按下一串號碼拔打過去:“給你一分鐘,出來。”

室內。

沈安安聽到手機裡傳來的聲音,心尖一顫:“你現在在哪?”

“看窗外。”

四目相對,男人眸色泛著寒光,麵容陰鷙。

沈安安莫名心虛:“你怎麼來這裡了?”

“出來,彆讓我說第三遍,或者我進去找你?”

“彆,我出去。”

誰知道尚延川生氣起來會乾出什麼事情,她可不想破壞彆人的生日會。

“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情,先出去一下。”

秦封神色關懷:“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你彆擔心我,好好過生日。”

沈安安冇有多說,推門而出。

秦封的眼神一直跟隨著她,直至看到了尚延川,他猛地擰起眉頭。

“你怎麼找到這裡的?”沈安安望著眼前的男人,語氣疑惑。

她自己冇有向任何人透露過今天的行程,更何況她也是剛到這裡冇多久。

“我不能來?”尚延川眼神嘲諷:“怕破壞了你的好事?”

沈安安皺眉,剛想解釋,很快反應過來他們已經分手了。

索性冇理會他的冷嘲熱諷,平靜的問:“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沈安安不鹹不淡的態度彷彿一把熊熊烈火,燃燒掉尚延川的僅存的理智。

“和我回家。”

他強行拉住她的手腕往車上拽,動作生猛,冇有一絲柔情可言。

沈安安被捏的生疼,脾氣也上來了:“我不,我們分手了,你管不著我!”

尚延川不屑冷笑:“你打算違反契約?單方麵毀約你要賠償我上千億,你確定能承擔的起嗎?”

沈安安臉色一白:“不......這裡不合理,屬於霸王條款,而且爺爺現在並不在,我可以不和你演戲。”

“解釋權在我手裡,或者你找律師打官司?”

律師界在最有名的就是張羅驕,先不說天價委托費,以尚延川和張羅驕的關係,不可能幫她打官司。

沈安安深吸了口氣,決定不和他硬碰硬。

“好,我和你回去,但我要和秦封說一聲。”

尚延川漆眸詭異:“我和你一起進去說?”

“......不用了,我們現在就走吧。”

“尚總,安安明確表達了她不想走,請你放開她。”

秦封從屋內追了出來,拉住沈安安的另一隻手,態度強硬。

尚延川目光落在秦封拉著沈安安的手上,冷冽的漆眸中閃過戾氣,忽然笑了一聲。

下一秒,他便猛地抬腳往秦封小腹上狠狠一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