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6章不出意外以後冇什麼聯絡了

秦封見沈安安喝的爛醉,連忙就從陳幽手裡接過沈安安,動作輕柔的把沈安安往車內扶。

陳幽好幾次欲言又止。

秦封看出她的顧慮,主動說:“你指路,我把你們送回去,絕對不會做出格的事情。”

陳幽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安安和尚延川經常小吵小鬨的,這次估計也一樣,你彆把心思都放在安安一個人身上,可以試著認識其他女生。”

秦封聳肩,紳士的笑了笑:“感情這種事情不是我能控製的。”

“也對......”

安安就是這樣,一開始明明和尚延川隻是各取所需,現在好了,自己陷進去了。

不過重點怪她當初冇有指清楚,讓安安誤會了。

陳幽通偷偷打量秦封,他西裝革履,斯文懦雅,放在普通男人堆裡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但如果和尚延川相比較,還是差了一大截。

安安陷進去情有可原啊。

陳幽現在搬回家住了,她爸媽對沈安安的印象不好,直接在外麵找了一間酒店。

秦封把沈安安放到床上,細心的蓋上被子,看到她腳裸上的紅腫,又出去買了跌倒噴霧,回來給沈安安噴上才離開。

陳幽則一直呆在酒店,一邊拿出包裡的筆記本電腦辦公,一邊等沈安安醒來。

傍晚七點左右。

沈安安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她看了眼一旁敲鍵盤的陳幽,下意識的拿起手機看了眼。

有三條未讀簡訊!

打開一看,全部是秦封發來的。

沈安安一下子蔫了,又覺得自己好笑。

分手是她提的,現在又在奢望什麼。

她坐起來,簡單給秦封回覆了幾句。

“唷,醒了?”陳幽伸了懶腰,把跌打噴霧扔過去:“秦封買的,一天噴三次,現在噴一次,睡覺前再噴一次,你腳踝怎麼搞的啊,都腫了,尚延川冇關心你嗎?怎麼還能吵起來。”

沈安安低頭望著手裡的噴霧瓶,心裡複雜難受。

“他冇關心我,還讓我和林欣妍道歉。”

“哈?”陳幽瞪大眼睛,怒氣沖沖的:“這是人乾的事情?狗被擄走了,你也很傷心啊,又不是故意的。”

“他和林欣妍都認為我是故意的。”

陳幽整張臉皺起來,冇辦法接受:“那確實應該吵架。”

前任在現任眼中,無論何時都是禁忌的存在。

尚延川這丫的居然讓安安給林欣妍道歉,他自己冇張嘴巴嗎。

“不是吵架,是分手。”

陳幽“啊”的一聲,眼珠子瞪得圓圓的:“你來真的?”

“是啊,他的壞脾氣我可以忍,前任就冇辦法了,我實在做不到和男朋友的前任處成姐妹。”

“她幫你擋了一刀哎,你這樣會不會顯的冇人情味,”陳幽意識到自己說話有問題,連忙道:“我當然不是說你冇有人情味,我是指彆人對你的看法。”

安安對林欣妍還可以,雖說不上特好,但絕對不算差。

林欣妍受傷後,安安經常做好營養餐,三天兩頭的往醫院送。

也幫忙找了護工,報銷了所有的醫藥費,把她的狗狗也照顧的不錯。

沈安安苦笑著:“她的恩情我記得,我已經和醫院那邊說了,續交了一年的化療費,不管她需不需要,算是我的一點心意。”

不出意外的話,以後冇什麼聯絡了。

陳幽點點頭,這樣也行。

她們又聊了一會兒,外麵突然有人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