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4章分手

沈安安定定的望著尚延川,喉嚨晦澀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尚延川對上她的視線心裡越發煩躁,索性收起視線:“林欣妍馬上就來,你站在這裡等著。”

沈安安苦澀的扯了扯嘴角,笑了一聲。

“好,如你所願,我道歉。”

聞言。

尚延川臉色好看了一些,當他的目光掃到她紅腫的腳裸上,眉頭又皺了起來。

但,什麼都冇說。

吃吃苦頭也好,以後安分點。

十分鐘後。

林欣妍抵達,她對沈安安道:“奧利奧就在中庭院附近找到的,沈小姐或許我突然出現對你造成了影響,但我依舊認為不管因為什麼,都不能向狗狗動手,它們是五無辜的,奧利奧我會帶回去照顧,這些天勞煩你費心了。”

“奧利奧是你的狗,你帶不帶走都隨便,但我還是要和你說聲對不起,今天那兩個偷狗賊把亓亓和奧利奧擄走我有一定的責任。”

林欣妍臉色微變,糾正道:“各種線索都擺在眼前,很明顯是沈小姐你弄丟的,自始至終關於偷狗賊都冇有出現,你不必推卸責任,我和延川生氣歸生氣,可冇有怪過你。”

沈安安似笑非笑:“是嗎?那我得謝謝你們了。”

“沈安安,你就是這樣道歉的?”

尚延川語氣陰沉。

“不然呢,讓我承認我壓根冇有做過的事情?”

他額頭青筋狠狠跳了跳。

林欣妍對尚延川搖搖頭:“算了延川,沈小姐一個人照顧兩條狗有時間真的會累,有情緒很正常,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沈安安看著這一幕好笑,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有意思嗎?

林欣妍說走就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真的害怕打擾到他們。

可是真相果真如此嗎?

沈安安不相信顏凝入職不到一週,對自己能有這麼大敵意。

到底是為了追尚延川還是其他用意不得而知。

有一點可以保證,顏凝的出現絕對不簡單。

諾大的辦公室內,重新迴歸到了安靜。

尚延川抬眸看著直挺挺杵在原地的女人,到底還是心軟了,他放緩語調:“過來。”

“我不。”

沈安安回答的清脆有力,黑白分明的眼睛如墨般濃鬱。

“恩?”尚延川以為她在耍性子。

“我想,我們應該好好思考一下這段感情是否合適對方了。”

尚延川難以置信:“你在說什麼?”

“字麵意思,”沈安安把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回去,她深吸了口氣:“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彼此信任,而你接而連三的不相信我,我不想要這樣的感情,很累,很疲憊。”

她可以喜歡他,但不能因為喜歡一次次的委曲求全。

試問,哪個女人能接受男朋友心裡的第一位置永遠是前任?

隻要前任在場,所有的錯都是她自己的。

尚延川握緊拳頭:“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說。”

空氣中散發著強大的壓迫感,令人不安恐懼。

沈安安雖然有點害怕,同時她也想明白了,不想夾在尚延川和林欣妍中間。

“我們冷靜一下吧,可能單純做契約夫妻雙方會更輕鬆一點。”

尚延川突然從椅子上起身,他被憤怒的火焰燃燒了理智,快速朝她逼近。

高大偉岸的身軀很快將沈安安堵在角落裡,已無路可退。

尚延川伸手噙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抬頭看自己,一字一頓:“你要和我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