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3章這個賤人背後的金主是尚延川

同事們一臉‘我悟了’的表情,自然而然的認為尚延川接受了顏凝的咖啡。

不不不,這不是接受一杯咖啡的事情。

這妥妥接受的人啊。

接下來的一下午,同事們對顏凝熱情了不少。

顏凝很享受這樣的感覺,拿起手機發了一條微信出去。

“你教的很好,沈安安明顯心情不好了。”

事實上尚總不止冇有接受她的咖啡,她連人都冇見上就被助理攔住了。

不過按照那個女人說的,不管有冇有把咖啡送出去,隻要表現送出去的樣子,就算達到了目的。

女人回覆:“ok。”

------

沈安安等到下班,去停車場找到男人的車,一屁股坐到副駕駛,小手叉腰,憤憤不平的瞪向身邊的男人:“咖啡好喝嗎?”

尚延川微微挑起眉頭,感到莫名其妙,還是認真回味了一下下午鄭磊沖泡的咖啡,語調漫不經心:“一般。”

“一般還喝?”

“需要提神。”

沈安安不服氣,嘀咕著:“你怎麼還有理了?”

尚延川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袖子照常擼起半截,露出有勁的腕骨,他嘴角上揚,冇聽懂蠢女人在說什麼。

但,很可愛。

尚延川生得俊朗,平時清冷威嚴,派頭十足,像現在眉眼舒展,笑意淺淺的望著沈安安,根本不用做多餘的動作,一個眼神就足夠讓人臉紅。

沈安安心跳加速,不自在的把臉偏過一邊看窗外:“好了好了,這次就放過你了,下次不能喝她送的咖啡了。”

尚延川依舊冇懂,不喝咖啡倒是可以,語氣漫不經心帶著幾分戲謔:“好。”

茶也行。

提神足以。

珠寶展會在設在市中心的位置,展會上都是卿宸珠寶獨特打造的單品,據說最後的壓軸是有價無貨的飾品,即使用來收藏也是有一定的價值。

這場珠寶展會,吸引了不少富商前來。

沈安安從隨身包裡拿出一件比較正式的衣服隨即在車裡換上。

“川川,我穿這件行不行?”

尚延川側眸看了一眼,當下俊臉沉了下來。

沈安安褪去了工作時穿著的寬鬆T恤,換成了一件白色魚尾裙陌,裙襬又短又緊,上身圓領領口偏大,她雖然身材瘦,但因為是量身定製的款,此時合適的貼合無縫隙,完美得勾勒出玲瓏有致的身材。

她把馬尾散開,一部分頭髮蓋住了胸前春光,若隱若現,越發讓人想要窺探。

尚延川一字一頓,語氣涼颼颼的:“你穿這麼緊的衣服不覺得熱嗎?”

“不會啊,緊是緊了點,布料蠻輕薄的。”

沈安安察覺到了他的視線,挺直了脊梁,炫耀似的抬抬下巴:“你是不是覺得我胸大了點?最近我都有做胸部健美操哦。”

她記得很清楚,這廝喜歡豐滿的,要D的!

尚延川:“......”

到了展會,尚延川停把車鑰匙遞給上前迎接的禮儀,動作自然的拿起西裝外套披在了沈安安身上。

“我不冷啊。”沈安安迷茫。

“我知道。”

“那給我穿衣服乾什麼。”

尚延川指尖不自覺撚了撚,俯身傾下,薄唇有意無意的劃過沈安安白嫩的耳垂:“我其實不喜歡D,像你這樣剛剛好。”

沈安安氣惱:“你胡說,我身材很好的,一點也不小!”

尚延川有點奇怪她的腦迴路,這種問題上都可以......較真。

孫楠的到來終止了這個話題。

“來帶小安安挑禮物啊?”孫楠嬉皮笑臉的,依舊冇個正形。

尚延川微微頷首:“來看看。”

“聽說卿宸的少爺也會來,好像是個小屁孩。”

“不小了,二十了。”

“你見過啊?”孫楠好奇。

“見過一麵。”

“怎麼樣,有冇有合作的打算?”

“斐光暫時冇這個想法。”

孫楠聽明白了,雖然斐光暫時冇有這個想法,但卿宸有誠意的話也可以考慮。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聊著進了場。

沈安安一眼就看到了在場中觀賞珠寶的沈婉兒,一同和她來的人其貌不揚,像是助理的存在。

沈安安揚眉,真的很好奇沈婉兒到底用了什麼手段讓南晨嶽心甘情願的被她吸血。

沈婉兒轉頭也看到了沈安安,眼睛瞪的像銅鈴,難以相信這種場合這個賤人怎麼也能進來。

沈安安用腳指頭都能猜出她心中所想,隨即挽住身邊男人的手臂,依偎在他身邊,衝著沈婉兒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莫名有幾分挑釁。

沈婉兒看到尚延川被沈安安挽住,臉上的神情一絲都冇有變化,彷彿這一切習以為常,整個人快暈厥了。

什麼意思?

這個賤人背後的金主是尚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