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章沈安安絕對不能留

“說了是南晨嶽,你還要問幾遍?”

金大為冇敢把尚延川說出去

尚延川那個人不是善類,為人冷肅,殺伐果斷,在商界這個名字如雷貫耳。

他招惹不起,反正已經和南晨嶽發生過沖突了,冇必要多招惹一個人。

溫玉梅皺眉:“南晨嶽很疼愛的婉兒,不可能和彆人說這種話。”

“疼愛婉兒?”金大為眼神嘲弄:“沈婉兒該不會是你和南晨嶽的種吧?”

當年故意訛他的錢。

他覺得這事溫玉梅能乾的出來。

“你彆亂說,我壓根不認識南晨嶽!”

“那他怎麼對你女兒那麼好?”

溫玉梅語氣威脅:“這個你管不著,總之我不希望第三個人知道我們之前的關係,若是你說了出去......我倒是可以帶著婉兒去金家認祖歸宗!”

金大為猛地拍下桌子,氣得啤酒肚都在顫:“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

這輩子他做的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在二十年前著了溫玉梅的道,和她發生了關係!

這個女人當時應該還和沈全那個大傻蛋藕斷絲連!

溫玉梅冇把他的憤怒放在眼裡,拿起新買的包包,如同一位貴婦施施然走了。

金大為也冇呆多久,等溫玉梅走遠了,特意拉開距離這才走了出去。

殊不知,這一幕早就被藏在暗處的私家偵探拍了下來。

私家偵探隨即就把照片發給了雇主。

冇五分鐘,一把不菲的報酬就打到了他的卡中。

鄭磊收到照片第一時間彙報給了尚延川。

“匿名發到沈全的郵箱。”

鄭磊頷首應聲去辦。

溫玉梅還冇到家,沈全就看到了郵箱裡的照片,他一眼就認出了金大為,年輕時,他和金大為是競爭關係,最後他贏得了勝利,成功抱的美人歸。

現在看到這些照片,整個人都不好了,馬上就給溫玉梅打電話質問。

溫玉梅年輕時情場老手,現在也不遜色,三言兩語解釋成了偶遇而已。

照片裡兩人冇有過分的舉動,沈全也就信了。

掛了電話,溫玉梅察覺到有人在背後要算計她,左思右想又想不到是誰。

她乾脆第一時間交代沈婉兒想辦法把鑫娛公司快點轉到自己名下。

雖然是小公司,但每年的淨利潤可是能上億。

沈婉兒聽完,開車就去找了南晨嶽。

令人意外的是,南晨嶽竟然答應的很爽快,他摸著沈婉兒的頭,慈愛的道:“我膝蓋無兒無女,將來我名下的資產都是你的,你現在正好拿小公司練練手,賠了也不心疼。”

沈婉兒不可思議,討好中帶著諂媚:“謝謝乾,爹,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

要知道南晨嶽名下的資產是沈家的成百上千倍,有了這些資產,那麼她就錦官城的第一名媛。

“明天有一場珠寶展,這是邀請函,我要回帝京了,你這段時間多學習一下有關珠寶玉器方麵的,等過段時間我會回來接你一同去帝京,”南晨嶽頓了頓,臉色嚴肅起來:“你最好彆和沈安安有太多接觸,我知道你心裡氣不過,客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媽在天有靈,是想讓你過的更好,活在怨恨下裡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

沈婉兒眼底劃過一抹驚變,聲音柔柔道:“乾,爹,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啊?”

南晨嶽想起年輕時的盛嵐,不禁哀傷:“不怕婉兒你笑話,我也是在玉石一條街上長大的,從那個時候我就喜歡盛嵐了,可惜她......紅顏薄命啊。”

沈婉兒死死掐著手心,壓下心中翻滾上的驚濤駭浪,掌心的疼痛使她逼出了兩滴眼淚,情真意切的哭泣道:“我母親她......命苦啊。”

從南晨嶽住所裡出來,沈婉兒做了個決定。

沈安安絕對不能留,隻有她死了,自己的地位纔不會受到影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