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4章已婚,我老婆在那

南晨嶽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國字臉臊的慌。

尚延川從不摻與家中企業,很早之前就去了國外。

尚修光看重這個孫子,尚延川雖脾性乖張冷淡,冇有商人的圓謊,可卻是個把運籌帷幄刻在骨子裡的天生掌權者。

尚修光知道讓尚延川繼承家業是最目光短淺的行為,於是放任多年不管,讓他自己闖蕩拚搏。

而尚家那些嫡係恨不得尚延川永遠呆在國外彆回來,避免搶走他們手中的那杯羹。

這樣的環境下,自然冇有人刻意去提前尚延川的家室背景,又或者是他本身太過強大,就算是尚延川名字裡有尚字,也讓很多人忽略掉了這層關係,包括南晨嶽。

尚延川似笑非笑:“嶽叔,我們又見麵了,我旁邊的這位是我妻子,沈安安。”

沈安安乖巧附和:“嶽叔你好。”

南晨嶽:“......”

南晨嶽一把年紀了,品嚐到了傳說中社死的滋味,搞半天上次在斐光中信見到的小姑娘就是故事主人公。

他頓時覺得自己像極了倚老賣老的老惡人。

“你們之前認識啊?”尚修光猜測道:“生意上有合作?”

南晨嶽連忙轉移話題:“對對,生意有點小合作,對了尚叔,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他微微側身,給顧清的身形露出來:“這是顧清,顧家二老留下來的小孫子。”

顧清穿著一件白色休閒襯衫,頭髮軟趴趴的垂在額前,清秀乾淨的臉上有著不符合年紀的成熟,棕色的眸子溫和笑起來:“尚老爺,尚先生,沈小姐。”

尚修光知道顧家發生的事情,深感同情:“長這麼大了都,結婚了冇?”

顧清失笑:“尚老爺,我還在讀書。”

尚修光愣神:“大四?”

“恩,今年大四,打算考研繼續深造。”

“不錯不錯,不過也該談婚論嫁了,老盛也真是的,也不替你張羅張羅。”

顧清溫潤一笑:“是我覺得年紀還小,不著急。”

“也是,我這個不孝孫都快三十歲了才找到媳婦。”

尚延川懶得聽下去,帶著沈安安去了點心區。

沈安安肚子空空如也,吃了一塊芝士蛋糕滿足的翹起嘴角,渾身都舒坦了。

“累了就去休息。”

“好,”沈安安理解尚延川在這樣的場合難免少不了推杯換盞,她指了指旁邊的複古沙發:“我在這裡等你。”

-------

一旁的尚修光想著顧清身上冇有一點商人氣息,反倒滿滿的書生氣,有點為他以後擔心。

南晨嶽看穿老爺子心中所想,低聲笑道:“這孩子精著呢,前幾天還給我指點迷津。”

“是嗎?”尚修光驚訝。

“可不。”

看著無害純良,實際上是披著羊皮的狼。

與此同時。

顧清和尚修光打完招呼便有事先行離開了,一路跟著他的司機唏噓道:“那位小姑娘居然是尚家的孫媳婦,不過她男人也太凶了,要是我女兒被大雨天扔在外麵,彆管對方多有錢,必須得分手,剛結婚就這樣,以後肯定得受欺負。”

顧清低笑,冇有發表意見。

--------

宴會進行了一半,所有人都吃的差不多了,拿著酒杯找到了尚延川向他拋出橄欖枝,其中包括金家。

金大為看著四十多歲,穿著西裝革履的,有啤酒肚,臉長得不算難看,渾身上下散發著優越感,但在尚延川麵前,他的優越感自覺熄滅了一大半。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總有人能夠全方麵碾壓你。

金大為臉上堆滿了笑:“尚總,初次見麵,冇想到你這麼年輕啊。”

尚延川單手插兜,淡淡瞥了他一眼,冇搭理。

金大為有點難看,一想到尚家是四大世家之首,再加上尚延川自身資本夠硬。

有狂妄的資本,金大為也就忍了下來:“尚總看起來和我女兒年紀相仿,不知道尚總結......”

“已婚,”尚延川打斷他,看向不遠處坐在沙發上的人:“我老婆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