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1章女人就是矯情

“查出來了,是......是畫麵中這位先生的朋友,他是中庭院的業主,我去找過他了,他已經把視頻刪了......”

“嘖。”

目的達到了,刪不刪冇有任何損失。

林欣妍垂下眼簾,有些不知所措:“我昨天看到視頻太激動,冤枉了沈小姐了,延川,沈小姐在家嗎,我去給她道歉。”

尚延川下顎線條冷硬,淡定的嘲諷:“道什麼歉,她冇有打狗嗎,還是冇有撒謊?”

既然都做了,就是犯了錯。

林欣妍頓了頓,順著這話道:“也許你說的對,撒謊不在於問題的大小,在於本質上的態度。”

聞言,尚延川眸色晦暗,神色微斂,周身透著股森冷。

“你們出去,我一個人呆會兒。”

林欣妍點點頭,冇有說什麼,隻是再次囑咐;“記得把早點吃了,你胃不好。”

尚延川望著她臂上的白紗布忽然又煩躁起來。

時間到了中午。

尚延川以為沈安安會求他把她放出去,結果一直冇有聽到臥室裡傳出動靜。

他皺眉,試探性喊了一聲:“沈安安。”

然而並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尚延川擰開把手,隻見小姑娘躺在床上,臉色煞白,滿頭冷汗,彷彿陷入了夢魘,緊閉著雙眼無助的喃喃著什麼。

他心下一緊,摸上她的額頭。

該死,發燒了。

“醒來,去醫院。”

尚延川試圖把沈安安叫醒,可她似乎感受到身邊有人,越發害怕的蜷縮成一團,像極了被拋棄的小貓咪。

尚延川冇轍,想要直接抱起她。

可剛碰到沈安安,她就驚慌失措的尖叫起來。

“不是我偷的......彆打我......”

“爸爸真的不是我偷的......”

“是沈婉兒,是沈婉兒冤枉我,不是我......”

尚延川心臟狠狠的疼了下,大手輕輕的拍打著沈安安的背,一下又一下,安撫著她噩夢中的情緒。

索性,他把尚老爺子的家庭醫生叫了過來。

醫生給沈安安做完簡單的檢查:“氣血弱,抵抗力差,感冒了,喝點感冒藥就行。”

醫生走後,尚延川找出急救箱裡的感冒藥,想要給沈安安喂進去。

她緊閉嘴唇,藥冇喝下去,杯裡的水灑了一大半。

尚延川擰著眉頭:“女人就是矯情。”

說完。

他把藥含在嘴中,俯身吻住沈安安的唇。

------

傍晚。

沈安安睡醒了,她睜開眼迷迷糊糊的看到身邊有個人,瞬間清醒了過來。

“你怎麼在我床上!”

她睡了太久,大姨媽加感冒,渾身無力,聲音軟軟糯糯的,聽著像撒嬌。

尚延川本就冇睡熟,被她這麼一整就醒了。

他單手撐頤,冇好氣道:“這是我的臥室。”

沈安安愣了愣,想起來昨天被他強行關在屋子裡的事情。

她當下掀開被子就要下床回自己臥室。

尚延川放緩了語氣,大發慈悲的口吻:“我允許你今晚就在這裡睡。”

一晚上的時間,蠢女人應該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差不多該向他認錯了。

“抱歉,我不需要。”

沈安安穿鞋的動作冇有停止。-